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漫威之帝王降临第六章

2021/11/26 12:46:20 作者:火火火火 来源:飞卢小说网
漫威之帝王降临
漫威之帝王降临
作者:火火火火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双帝王,降临诸天!我要有时,天不许无,我要无时,天不许有!诸天世界,都在我脚下颤抖。第一个世界——《漫威》,第二个世界开启中……(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顾斯年眼波缱绻,再次想起了很多往事。

有女子的声音慢慢响起。

【顾斯年,我来帮你了。】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夏天,突如其来的一场大暴雨,露天舞台上刚刚跳完舞的她穿过人群,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精准无误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半年之后,他们好像成了朋友,在他生日的那天,她买了一个八寸的大蛋糕,放到了学校操场露台上。等到吹完蜡烛,两人一口都还没吃,她学着其他人过生日的样子,一把就将手伸进了奶油里,然后抬手,抹在了他的脸上。

他愣在原地,许久,才想起来蹙眉。

【顾斯年,哈哈,你生气的话,就来追我啊!】

谁人年少不轻狂。他当时还拄着医用拐杖,当真就被她的一句话激将到,畅快地踉跄着步伐在她背后开始追。

可是他又怎么可能追得上,她跑得实在是太快了,他拼尽全力,才不至于离她太远。

意料之外的,身前的人跑着跑着,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她就那样转过身,安静地站在原地不动,等到他不设防撞上去之后,她突然仰起头来,在他愣怔的怀里,笑着对他说——

【怎么办,我被你追上了。】

【既然追上了,那就不要放手了。】

她笑得赖皮而又小心机,纤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双颊微微泛着潮红。随后她踮起脚尖,在他生日的那一天,轻轻送给了他一个吻。

......

往事辗转,颠沛流离那么多年,他好像还是回到了原点。

他依旧能够被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个表情,牵动着心魄。

他默默按响了座机。

“赵久,来我办公室一趟。”

赵久是金融界的金牌助理,顾斯年回国创立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高薪聘请了他。

赵久没过三分钟就赶到了办公室,他看了顾斯年桌上的那叠简历一眼,依稀看见“桑鱼”两个字眼,却猜不出老板是要做什么,于是直接说:“顾总,您找我?”

顾斯年点了点头,静了一会儿,他点了一根烟,说:“我们公司现在安排的员工伙食是怎么样的?”

赵久很快说:“回顾总,目前公司只安排了午餐,每餐两荤两素。”

“成本如何?”

“人均每日二十五。”

顾斯年想了想,说:“从下周开始,将小食堂的伙食调整成一日三餐,再增设下午茶,成本控制在人均每日一百左右。”

赵久听完,暗自算了下成本,不免震惊:“顾总,公司目前总共有五十位员工,这样一来的话,公司每个月需要多出将近八万的开销,以后等公司规模扩大后,可能还不止这个数目。”

“我知道。”顾斯年吐了一口烟,隔着飘渺的烟雾看向赵久,眯了眯眼,“有话就直接问吧。”

赵久一愣,当真冒昧问道:“不知道顾总这么做,是出于何种考虑。”

“不提高员工福利,又怎么留得住人才。”顾斯年淡淡地说着,给了赵久一张早已签好字的财物授权书。

论远见和格局,赵久自愧不如。他心服口服地点了下头,说:“好的,顾总,我立马下去安排。”

赵久雷厉风行地走出了办公室,门一关,顾斯年再次垂下了头,看着桌上的简历,眼神不由自主地柔和到仿佛要溢出水来。

***

日子依旧一天一天不紧不慢地过。

继周一那天早退之后,桑鱼索性又请了周二全天的假,带着她那固执的奶奶去了一趟大医院进行全身体检。

检查结果不容乐观,医生告诉桑鱼,她奶奶的血糖又高了,恐怕单靠吃药没有用,得注射进口胰岛素才能将血糖降下来。

一支胰岛素,就得两百元。而且不能乱打,需要通过血糖监测情况来决定用量。

老太太属于遗传性晚期糖尿病患者,医生了解情况之后,建议桑鱼买个家用血糖测试仪,回去自己测,也可免去每天奔波医院的麻烦。

“医生,那个......血糖测试仪多少钱啊?”桑鱼问道。

“看品牌和价格,贵的好几千,便宜的一两百就够了。”医生耐心地说着,看见桑鱼迷茫,她从抽屉里掏出一页产品宣传资料,“你可以看看这款血糖仪,台湾进口的,测量精度达到了医用标准,价格也还好,三千块钱出点头。”

桑鱼和医生交谈的时候,老太太刚好带着陈程去上册厕所了。

桑鱼估算了下奶奶离开的时间,说:“那就这款吧,医生,你再帮我奶奶开几支胰岛素。”

“要几支?”

“能开多少支?”

“最多十支。”

桑鱼点点头:“那就十支。”

医生点着鼠标,开始给桑鱼开单子。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桑鱼一听就知道,是奶奶和陈程回来了。

她突然靠近医生,双手撑在就诊室的桌子上,看上去有些紧张,低声说:“医生,待会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医生抬头,透过玻璃镜片看了眼前这个说话有些咋咋呼呼的女人一眼,面露警惕,说:“什么忙啊?”

桑鱼快速说:“我奶奶年纪大,早年间受过些苦,一直舍不得花钱,待会要是她问起价格,医生你能......能说低点么?”

谁家还没有老去的父母和长辈。医生扶了扶镜框,微微动容,默默点头应允。

老太太带着陈程走了进来。

她不认识字,看着医生刚开出来的那张单子,不由地看向桑鱼,问道:“这些药总共得多少钱啊?”

桑鱼脸上瞬间胀血,旁边坐着的医生看着电脑,眼睛都不抬一下,不疾不徐说:“没几个钱,加起来都不到一百。”

老太太不再多问什么,桑鱼不胜感激地看了眼医生。

临走的时候,那个医生给桑鱼塞了一张名片,说:“以后在家要是捉摸不准要打多少胰岛素,可以给我打电话。”

“这......”桑鱼接下名片,哽咽了下喉,说:“这怎么好意思打扰你。”

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说:“没事,我不忙再回你。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有孝心的,相比他们,你算是这个。”

医生默默朝桑鱼竖了个大拇指,桑鱼脸皮薄,唰地红透了脸。

从医院回到家里,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太阳已经落了山。

那一天夜里,桑鱼琢磨了很久从医院抱回来的血糖测试仪,最后在医生的远程指导下,测完血糖,给老太太肚子上注射了一针,又心惊胆战地守在床前观察了两个多小时,见老太太睡态安详,她才敢去自己房间睡。

一夜都没睡多踏实。等到第二天闹钟响起,桑鱼又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直奔老太太的卧房,直到看到老太太正精气神十足地在厨房捣鼓,她悬着的一颗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吃过早饭,她坐公交车去到了公司,刚进办公楼,偶遇一同到公司的林莉。

看见桑鱼后,林莉立马扑了过来,搂着她的肩膀埋怨说:“发你那么多微信都不回,老实交代,昨天去做什么了?”

桑鱼笑得眉眼弯起,被林莉搂着往前走,说:“昨天带奶奶去了趟医院,太忙了,没看见你的消息,不好意思啊。”

“咦......”林莉嫌弃地看了桑鱼一眼,说:“我还以为你去约会了呢。”

“约会也得要个男朋友先啊!”说着桑鱼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工位前,随手放下了肩头背着的单肩包。

“哎,我问你啊......”林莉再次八卦精上身,神秘兮兮凑到桑鱼的耳边,问她说:“你是不是跟思宇投资的那个创始人认识啊?”

桑鱼一愣,转头目不斜视地盯着林莉,连声音都低了下来,认真说:“你怎么知道的?”

林莉被桑鱼认真的神色唬住了片刻,收起戏谑的语气,说:“我看出来的,不光我,当时在场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来吧。”

想起两天前招标会上自己异常的举动,以及顾斯年后来咄咄逼人的发问,桑鱼彻底顿住了身子。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莉的这个问题。

“哎哎哎,你们是不是有仇啊?”林莉见桑鱼不出一声,用胳膊撞了撞她。

“没有,你别乱猜了。”桑鱼稳了稳心神,打开电脑,说:“我们是校友,大学的时候认识,仅此而已。”

桑鱼不擅长撒谎,话刚说完,她就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林莉。

是老刘将她解救了出来。

一如既往地,老刘捧着他的“心头至宝”白色陶瓷杯,一边喝着茶,一边从不远处的工位晃悠过来,朝一大早就叽叽喳喳不停的两个女生方向喊道:“桑鱼,有空来会议室一趟,我有事找你。”

老刘看上去心情非常不错,脚步如风,哼着小曲率先一步往会议室的方向走。

桑鱼如获大赦,抛下满脸八卦的林莉,屁颠屁颠跟了过去。

她敲了敲会议室的门:“领导,你找我什么事啊?”

“关上门,先坐,坐。”老刘笑得有些合不拢嘴,一连说了两声“坐”。

桑鱼捧着小本子坐到了老刘刚刚指过的位置,很快她就听到老刘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桑鱼眨了眨眼,说:“坏消息。”

老刘翻了个白眼,如她所愿,说:“接下来的三四个月,你可能要被派去其他公司做实施和运维。”

桑鱼:“......”她不免有些着急,身子往前倾了倾,靠在会议桌上,对老刘说:“领导,你知道我家庭情况的,出差恐怕对我来说......”

老刘挥手打断了她,说:“诶,年轻人不要毛毛躁躁,我这不还没说好消息么。”

桑鱼眨了眨眼,静下心来等着听老刘口中一直念叨的“好消息”。

老刘相当自得地翘了个二郎腿坐着,又悠闲地抿了口茶,才说:“好消息就是,周一我们竞标的那个项目,成了!”

说完,老刘终于不再藏着掖着,看向桑鱼的双眼充满了光彩。

桑鱼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不可置信地问了一遍:“成了?”

“是啊,思宇投资非常认可我们设身处地替他们公司着想的态度,他们说,虽然设计方案还有所不足,但是瑕不掩瑜,他们愿意跟我们合作。”

老刘顿了顿,换了口气,又说道:“但是他们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他们需要你亲自过去,参与整套系统的适配改造和试运行期间的运维工作。”

桑鱼听完,惊讶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老刘以为她是不太愿意去参与那些技术含量不高的运维工作,又或者是因了他猜测的某些个人恩怨,不免劝道:“桑鱼,人在社会上,哪个不是摸爬滚打地求生存。这世上本就没有多少顺心如意的事情,尤其是在工作上,我作为你的领导,有时候可能会你挡去一些风雨,但是更多的困难和道路,还是需要你自己去克服和闯荡的。”

“我说这么多,不为别的,只希望你能早些想通,成长的快一点。你先下去好好考虑,如果实在不愿意去,也没关系,我再跟想办法安排其他人......”

“不用考虑了。”没等老刘把话说完,桑鱼突然抬起了头,看着有些愣怔住的老刘,认真说:“我愿意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跟紧领主搞建设!第6章在线阅读

    秦川这会儿倒有些庆幸自己从小捡破烂的生活了,虽然他因为营养不良看起来很瘦弱,但以前的生活让他的身体素质和意志力比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好上很多。众人逃命般的奔跑中,秦川可以稳稳地占到前二十的位置。连接下来的时间里,又是接连被血雷无情地枪决了两个新人,一个是在奔跑中崴了脚的新人,没有及时爬起来而瞬间落到了最

  • 零渡花落魂散卦

    黑压压的云下只见一青年男子跨着小步飞走着,不时将手中的折扇举过头遮挡雨水,转过路口,来到一座破屋前,上前直接推门,“嘭……”门稍碰即倒,男子一惊,呆楞在门口,回过神来,只见屋内破桌前有一满嘴胡腮男子单手撑头,口咬小指,双目朝天的坐着,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青年男子见胡腮男没反应,完全没被响声惊着,一步

  • 修真第一妖在线阅读第1章

    午夜两点,二塘村一片寂静,村口的大柳树下,一个红衣长发的女子提灯而站。三点刚至,忽然,一阵阴风刮过,林间的乌鸦传来几声哀鸣,月亮也慢慢地从乌云中后退了出来,柳树的影子也随着拉长,将红衣女子笼罩在阴影中。伴随着几声狗啸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低着头,佝偻着身子缓缓地从村子里走了出来。这时,树下的红衣女

  • 源宇战记在线阅读儿子?

    荣禧堂内宝玉转移了话题,贾母的脸色缓和了一下,王熙凤赶紧拿出骨牌来陪着贾母解闷,输了不少钱,这才让贾母忘了贾赦的事情,王熙凤心里松了口气,对贾赦的怨恨更上一层。作为亲爹不能帮着自家二爷也就算了,还总拖后腿,自己在老太太这奋力争取了一点地位,被他害的都快没了。不管王熙凤如何想,大房那边,贾琏看着自家亲

  • 小师妹她又凶又靓楔子

    欧阳朔转动着轮椅的两个轮子,慢慢的来到了书房门口,双手用力的揉了揉脸颊、原本有些悲伤的脸上努力的摆出一抹灿烂的微笑,确定自己状态没什么不对后,抬起右手准备敲门,而这个时候从房间内传出来一个声音,听到那个熟悉的温柔的声线、欧阳朔原本抬起的手轻轻的放了下来,脸上难得的露出调皮的神色,孩子气的将耳朵靠在房

  • 我愿与时光一起等待在线阅读归家,家有小妹初长成

    枫林城林府“什么人?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停车吗?”守门人对着停在林府在外的马车喝道。“二愣子,是我。”这时,林逸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这是,少爷?少爷您回来了!”林逸:“嗯,是我。还不快去告诉父亲?”二愣子:“好的,少爷稍等,我去去就来。”……“哥哥,是你吗?”林逸:“嗯?是妍妍啊。怎么了丫头?两年

  • 永恒荣耀第4章在线阅读

    第二次相遇是在大学的校园。午餐过后正值暖暖的午后十分。阳光远远的悬于空中,抛洒着万丈光芒及恰到其份的温暖,金婧婧又遇到了他。熟悉的黑色眼眸,熟悉的棕色斜刘海。男孩如画般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翻着书。椅背后的植物蜿蜿蜒蜒长得很疯狂,似乎要攀着他的背往上爬。阳光透过叶子之间的缝隙细碎的洒在地面上。蓝天,阳光

  • 葬仙之前世今生之左枫在部队(10)

    第十章左枫在部队左枫还是通过随身携带的地图告知了陈雨晴他所在位置,两人离得不算远,很快,陈雨晴就接到了左枫。“小道士,有工作了,开心不?嘻嘻!”左枫一到陈雨晴的“甲壳虫”上,陈大小姐就开始邀功了。“开心?你知道吗?为了你,早上道爷刚拒绝一个至少年入百万的工作哦!嘿嘿。”左枫见不得陈雨晴这得意的小样。

  • 沫之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各种油烟混杂之物充斥着鼻尖,满是积灰的店铺还开着大门,易生君轻轻捏起一把造型奇异的枪,从锈蚀的程度来看,怕是早已断了人烟,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造型各异,但是易生君却觉得他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似乎,还会用。很快的,易生君毛骨悚然,这座城里居然还有着符咒,那明显是自己幼时一直在模仿练习用来的符箓,充满了

  • 向阳生长的那些年之第六章

    第二天一早,三个失踪男生的家长被叫到警察局。出于对社会稳定层面的考虑,和家长们进行协商的工作还是交给了当地警方,薛归云则负责在拿到钱后,去银行把它们存在一张卡里。虽然直接交付银行卡更为方便,但他们也不希望看到贺明薇会因为取钱而被发现。负责商谈的是专门从上级部门赶来的老警察,和某个特殊部门打过几次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