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妃倾天下:嫡女荣华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11/26 12:29:00 作者:荣华 来源:飞卢小说网
妃倾天下:嫡女荣华
妃倾天下:嫡女荣华
作者:荣华来源:飞卢小说网
苏桁,我崔凌依死后一定化作厉鬼夜夜索命,一愿你子孙各个如你一般,嗜杀手足!二愿你结局如同你父皇一般,被子孙谋逆!三愿你后宫勾心斗角永无宁日!若有来生,必当血债血偿,以报君恩!(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草丛扑簌了一下,露出一截素色衣角,紧接着一素布衣衫的男子走了出来,他微微垂头,拱手道歉道:“望诸位海涵……”

看到他出来后,王子尚与郑如琢同时露出轻慢的神情,更不用提一贯骄傲的太子殿下了。

王子尚拈着耳边的一缕头发,轻笑道:“有些人啊果然是喜欢偷鸡摸狗。”

那人拱了拱手,温文尔雅道:“多谢王郎教诲。”

王子尚眸色一凝。

郑如啄却不希望节外生枝,直接了当道:“休要纠缠,你我快走。”

叶青微脚尖一转,那人却比她更快地拦在了两人面前。

“还望两位郎君回转心意,不要与一介女流计较,她托生贫苦人家又被人卖作婢妾,并非她所愿,何故连性命都要赔上。”

王子尚冷笑一声,道:“你倒是心善。”

那人摇头道:“非是在下心善,而是一人性命的重量并没有那么轻,背负一个人的死亡实在太重,在下不希望两位误入歧途,这也是为了二位的名声着想。”

听到“名声”二子,郑如琢的脚步明显踌躇了一下。

“你休要胡说八道,大周开朝以来,且不说以前,即便是现在打杀自家妓妾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都是自家的财产又与外人有何关系?”

那人抬起头,目光灼灼道:“既然是财产,为何王郎又如此在意?在下一直以为王郎虽然行事张狂,但却是有先秦贤人风范的,不因外物动其心。”

王子尚一贯被人骂,善于对别人的白眼、讽言和挖苦语,却从未想过会有一天能得到他讨厌之人排名中第一位的那位的称赞,他挠了挠脸颊,面露尴尬。

叶青微随即笑道:“我一向钦佩王郎的缘故正在于此。”

“哎?哎哎?”王子尚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用手指指着自己,“你钦佩我?”

叶青微沐浴着晨曦,温柔一笑,宛若一坛多年窖藏的美酒对着他开封。

王子尚要被这阵酒气熏晕了,他搓着手,又兴奋又难以置信,口中只能发出些“啊、那、呢”的声音。

太子李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王子尚兴奋过头,捂着额头前仰后合,突然一扭头,直撞见李珪想要吃掉他的表情,他悚然一惊,立刻道:“啊,我也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那我就先回去,噗嗤,嗯,没什么,我先走了。”

他努力想要抿平自己翘起的嘴角,可脸都憋红了,还是没有抿下去,他负着手哼着小调转身朝着学堂走去了。

现在,原地只剩下郑如琢了,以郑如琢的个性而言,他与王子尚争吵也不过是一时热血冲脑,如今被人拦下,又冷静下来,他是不会背离家族祖训跑去别人的府上喊打喊杀的,不过,心中到底是有些不痛快。

郑如琢沉着脸,淡淡道:“崔郎今日可算是让郑某叹为观止,多谢指教。”

崔灏垂着眼,淡淡道:“郑郎谬赞了。”

郑如琢猛地一转身,方玉与圆玉互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稳了一下,重新迈步,两玉相击之声才不复传来。

崔灏转过身,刚准备对叶青微说些什么,李珉却突然横插过来,笑吟吟道:“崔一郎,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崔灏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随李珉走到一边,李珉回头对李珪笑了笑,李珪纡尊降贵地点了一下头。

等到两人消失在眼前,李珪立刻按捺不住上前两步,急切道:“阿软,你刚刚是不是生本宫的气了?是本宫哪里做的不好?”

叶青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并没有,殿下多想了。”

李珪仍旧不停地打量她,叶青微莞尔一笑,软着声音道:“殿下不必为我担心,倒是殿下自己还好吗?”

“本宫?本宫好得很。”

叶青微歪了一下头,李珪却惊慌地伸手,摸上她的脸。

她眯起眼睛,却发现他的神情并非是她想象中的那般想入非非,反倒是有些担忧。

叶青微抬起手,微凉的指尖触及他发烫的肌肤。

李珪的手颤了一下。

她将手掌覆上他的手掌,他忍不住用另外一只手扶住竹子。

“果然,你受伤了。”她将手指伸到眼前,上面沾着淡淡的血迹。

李珪耳朵微红,撇开头道:“本宫没什么,只是阿软你以后还是少来竹林为妙。”

叶青微将他放在自己脸颊边的手握住,送到眼前,他的手背上果然有被竹叶不小心划伤的细长伤口,好在伤口不深。

当今陛下与皇后伉俪情深,后宫之中只有皇后一位,皇后只生下一子,陛下就待李珪珍之重之,要是被陛下发现自己的宝贝太子受伤,从侍候的太监宫女到作为老师的叶明鉴,都免不了陛下的责罚。

她拿出自己的帕子,看到上面洇开的红豆沙痕迹,才突然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刚刚用来擦手的。

李珪一脸欣喜道:“阿软你要为本宫处理伤口吗?”他的眼睛微微弯起,眼角的三道伤痕也显得格外温柔。

“呃……我这帕子脏了。”

他的眼神显而易见暗了下去。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李珪飞快地摇头,一脸期盼地举着爪子。

叶青微无奈地在沾满豆沙的帕子上找到了一处干净的地方,轻轻拭干他伤口上的血渍,她刚刚收回手,却见李珪突然伸手在伤口上狠狠地搓揉一下,原本已经半愈合的伤口在他这番暴力下又裂开了。

叶青微抬头,李珪抿着唇,期待地回视。

“殿下,您若是在叶府出了什么好歹,我父亲可就免不了陛下的一番训斥了。”她再一次拭干了他伤口上的血。

李珪的手指缩了缩,悻悻然地望着那处伤口,似乎恨不得立刻血涌如注。

他这副表情简直比她方才吃的那块透花糍还要甜,齁的她嗓子发紧。

李珪举着自己那只伤手,一副宝贝不行的模样,另一只手指了指她手中的手帕,涩涩道:“那个……弄脏了,等本宫回去送你十个八个蚕丝的,这个就让本宫拿回去洗洗吧。”

叶青微挑了挑眉,李珪生活奢侈到每天的衣服穿过之后便不会再穿,居然还会要她一个旧帕子去洗。

“殿下……”

叶青微觉得这个自己未曾经历过的岁月简直一言难尽,即便李珪现在不是那个杀了李昭、醉酒后喜欢裸~奔的疯子,但也不会相差这么大吧?

李珪趁着叶青微发呆,飞快地将她手中的帕子抢了过来,又将自己怀中一方雪白的锦帕塞到她的手里,低声道:“就当做交换好了。”

说罢,他便一扭身快步离开。

叶青微举着他的帕子晃了两下,默然无语。

李珉好像躲在一旁掐着点一样,李珪前脚刚离开,他后脚便与崔灏一同走了回来。

崔灏虽然出身清河崔氏,他的身份却十分尴尬,不仅是妾生子,而且还比正妻嫡子出生的要早,崔灏的父亲是清河崔氏的族长,娶得又是正经的太原王氏女,他的存在无异于是梗在崔氏与王氏两姓交好上的一根刺。

好在崔灏足够争气,少时便有才名,叶明鉴见他小小年纪便行事有度,便给了他一句“温雅天成,名士风度”的评价。看他在崔府的境遇不佳,便将他收在身边作为弟子悉心教导,可以说这整个学堂中的学生,唯有崔灏才是名副其实的叶明鉴门下弟子。

无论是他的出身,还是他过早显露的聪慧,都让他成了学堂中其他学生看不惯的存在,其中以他的弟弟——正妻王氏之子尤甚。

崔灏走到叶青微面前深深行了一礼,叶青微扶住他的手臂,不解道:“崔郎这是在做什么?”

崔灏低声道:“正是见阿软你挺身而出,我才勇气站了出来,阿软你今日所言所行当为吾师。”

“师兄你别闹了,”叶青微面露无奈,美艳绝伦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轻纱,她的神情有种缥缈的温柔,“你若是拜我为师,我爹可是要揍我的,师兄行行好吧。”

她声音调皮,神色温软,像是调皮的妹妹,又像是宽容的姐姐,他只得轻轻“嗯”了一声,因为看出李珉似乎有话,便先一步离开。

送走崔灏,叶青微歪着头用一种新奇的目光上上打量着李珉。

饶是李珉脸皮有些厚度,也有些经受不住这样的打量。

“殿下这招祸水东引用的真漂亮。”叶青微浅浅一笑,上前一步,探手到他的发丝上。

李珉笑意温柔,道:“这也是为了阿软姐好,阿软姐是不是要阻拦他们两个去杀那个小妾?”

叶青微歪歪头,收回了手,白皙的两指间夹着一枚青翠的竹叶,那枚竹叶与他的眼眸一样清脆欲滴,她道:“是,毕竟是一条人命。”

李珉摇头,道:“我不信阿软姐没有看出来,其实,郑如琢发难并不是仅仅为了一个小妾,小妾永远动摇不了正妻的地位,即便王夫人将她打杀发卖,王大人也不会多说什么。而且,王夫人出身世家,身份尊贵,即便和离也不缺登门求娶之人,她不会因为夫君的小妾就使得自己不痛快。郑如琢说的这般严重,只是在提醒王子尚,她姐姐背后可是有整个荥阳郑氏的支持,王子尚作为继子应该要尊重他姐姐,杀死那个小妾不过是杀鸡给猴看而已。”

“杀鸡给猴看,那鸡又何其无辜?”

李珉眨眨眼睛,仔细盯着叶青微看了片刻,突然道:“阿软姐为何会这样想呢?难道不认为妓妾婢子天生低人一等吗?她们只能算是会说话会行走的物件儿,又怎么能算得上给你我一样的人呢?”

叶青微道:“听说,有一世家子弟,因为父亲宠爱妓妾,那郎君气不过,便在夜间用流星锤敲碎了妓妾的脑袋,父亲非但没有责怪,反而称赞这位郎君小小年纪便如此勇猛,长大必然不同凡响,他勇猛的名声也渐渐叫响。”

叶青微说的事迹太有针对性,李珉一听就知道她指的是谁了。

叶青微将手中那片竹叶放到嘴边,轻轻吹了两声,吹出断续哀婉的曲调,像是在为谁哀鸣。

红唇翠叶,明眸玉颜。

李珉粲然一笑,低声道:“若我向阿软姐发誓此生此世我誓不纳妾,阿软姐能不能对我再好一些?”

叶青微停住嘴,拈着竹叶轻轻一弹,李珉立刻伸手去接。

他用双手捧着那枚还带着她嘴上胭脂的竹叶,宝贝的不得了,轻声道:“阿软姐放心,以郑如啄的骄傲而言,他这个计策只会使用一次,不会再借题发难了,不过,那位小妾可是难救,毕竟一朝为人妾,生死全由人。”

一阵风来,竹叶互相摩擦“簌簌”作响。

李珉道:“由崔灏出面不是好多了吗?他们的什么恨呀怨啊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阿软姐就只剩下心善的好名声……哎呀,我也要走了,去晚了,老师又好罚我抄书了。”

他转身又回眸道:“阿软姐总是盯着小叔叔的脸和李行仪的脸看,可让我有些嫉妒了。”

他这声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几乎淹没在风吹竹林的声中。

叶青微望着他的青衫背影,翘了翘嘴角。

她可头一次听到别人说她心善,她不一向是蛇蝎心肠的女人吗?毕竟当初她可是联合宫女亲手将他用被子捂死的。说起来,李昭杀了当今圣上,李珪和李珉又杀了李昭,李珉毒死了李珪,她闷死了李珉,明明他们四个所作所为都差不多,可就属她被骂的最厉害,什么女妖帝、蛇蝎毒妇,还说她牝鸡晨鸣,莫非男人杀人夺~权就是勇猛枭雄,女人杀人夺~权就是天理不容?

她不知道什么是善,也不知道什么恶,她只知道夺取权力,站在谁也无法逾越的峰顶,看着这些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匍匐在她的脚底下,或谄媚,或悲愤,或受辱……那样的滋味甚是美妙。

李珉现在定然有得遇知己之感,因为他的出身尊贵又卑贱,他骄傲又自卑,他急需一人懂他,站他一边,若是稍微跟他心意相通一些,他就恨不得为那人掏心掏肺。

她实在对他们三人太熟悉了,他们虽然性格与后来相差较大,不过,弱点依旧没有变。

李珉问她为什么看李昭和李行仪的脸,那是因为她好奇李昭的右鬓的头发为何没有白;也想知道当初在城墙上撞她下去的那人究竟是不是一脸蠢样的李行仪?

当时,站在她身后的只有四人,撞她下去的究竟是哪一个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

  • 次元征战;从古罗马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咖啡店的人群都在暗自打量一对男女,说是男女而不是情侣,则是因为两人的聊天内容。“顾怜,你想帮我?”林峰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不显,明明是疑问句,却让他说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来。对面的女孩似乎并不太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搅拌着桌上的咖啡,一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向对方。“林峰哥,毕竟,从小到大

  • 梦牵大明在线阅读第六节

    草原的夜晚异常恐怖,相较于白天的清风习习风吹草低,晚上简直就是惊悚片现场。除了蛙声虫鸣以外,周围时不时传来草丛耸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树底下经过了。而在更远的地方有野兽低喘的声音,甚至偶尔会有什么东西被猎杀的惨叫。栾灵完全无法入睡,原本跳鼠就是个夜行动物。即使他今天白天没有休息过现在也没什么睡意。他

  • GTA之游戏人生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

    -前言:随着《爱情公寓5》的完结,爱情公寓系列彻底完结,陪伴我们十年的剧就这样和我们告别了,有太多的不舍和太多的遗憾!贤菲,乔嘉,悠关等等···虽然都是比较不错的结局,但是还是觉得遗憾,告别季没见到展博婉瑜,关谷悠悠,伟大CP要分开一年。随着城市发展爱情公寓要被拆迁,带给我们欢声笑语的两套房间也要随

  • 妖非草木·故事集之天冰府

    段羽毕竟仅仅是八万年修为的海魂兽,虽然具备一定人类的智慧,但也很有局限,别说断羽融入人类世界还是不够深,就算人类魂师彼此之间也不能完全清楚彼此魂技的特殊性,那可是近乎保命能力,怎会轻易暴露。碧鳞蛇皇的碧鳞分裂是融合沙漠毒蜥的细胞分裂再生能力,根据魂力分裂数十条甚至数百条蛇分身,只要有一条不被杀死,都

  • 当渣攻撩了阴狠受之援军到来

    二当家所思所举,几乎与洛怀山猜测的一模一样。他思来想去,觉得那两名女子放了也就放了,对焚天寨并无太多损失。但若因一时气愤将她们杀了,真将相府大军惹了来,那才是得不偿失,这回就当自认倒霉,金锭没捞着,还折了一名弟兄。二当家万万没料到的是,什么相府千金的近侍,什么相国之怒,都是无稽之谈,整件事从一开始,

  • 灵魂摆渡之最强包租公买车!就这是快速简单的事情

    “你好!能帮我介绍一下车吗?”叶晨对着销售说道。“先生,没有问题。”销售直接坐上车,说道。“先生,你的眼光真好,这辆车是宝马X5,全车进口,前置四驱,3.0T的发动机,340匹马力,加上宝马一直擅长的操纵性调教,这辆车的操作比起一些轿车的操纵性还要好。”“此外还有座椅加热,通风等配置。。。”销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