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御灵武道在线阅读第2节

2021/11/26 11:49:47 作者:青椒炒饭 来源:纵横中文网
御灵武道
御灵武道
作者:青椒炒饭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座神秘的门户,一片与地球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神奇世界,一座光怪陆离的海上神山……这里有神秘恐怖的绝世大妖,有生来便实力强大的灵族,还有传说中的神……当古武修仙者成为传说,修真者开始隐退,无需任何天赋,人人皆可修炼的御灵武道迅速崛起,并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流

丁耒挠头微笑,见洛莺避而不答,他也是摸不着头脑,于是老实道:“如果洛莺不同意,那么还是算了吧,师母,我现在年纪也还小,不急于一时。”

洛莺闻言,脸色微微黯然,低头攥着衣角,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什么。

付琼正要说话,见旁侧帘帐打开,里头出来一文弱中年男子,面似青枣,貌端形正,步伐稳健,庄严肃穆。

他沉声道:“也是,现在听闻前线遭难,离我们不过一百多里,最近偶有前线的饥民前来乞食,既然丁耒和洛莺都不愿意儿女情长,不如让他们都为百姓着想,悬壶济世,才是我医者圣心该做之事。”

“洛师父所言极是,大林城的人都说我迂腐无能,如今我也要振作起来,帮扶贫弱,让他们瞧着。”丁耒蓦然眼睛一亮,与一个月前有了很大进步。

洛青峰抚须淡笑:“丁耒我看着你这两年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数你这一个月出门了,果然是历练了,有成效,师父很欣慰,希望你再接再厉。”

“谢师父,圣贤人,当做圣贤事,这是师父你从小教导我的,孩儿不会忘记。”丁耒敬了一礼。

洛青峰却是摆摆手:“说的虽好,但你现在不要求多学圣贤,先学基本的做人道理就可,为师几十年参悟,都还是这般,我也不求你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这段时间,若有饥民,跟我前去施粥,敷药。”

“是,谨遵师父教诲!”丁耒神色一肃,连声道。

旁边的师娘付琼道:“你们总是这般大道理来去,现在丁耒才回来,让他多休息,有空多跟洛莺交流就好。我们平平安安的,才是好事。”

洛莺瞟了一眼丁耒,见丁耒在看她,不禁目光下移,脸色绯红,于是道:“师娘,我先去整理药品去了。”

“洛莺。”丁耒叫住了洛莺,二人遥遥相对,似乎隔了重重纱帐,目光之间,尽是复杂。

洛莺张口要说什么,始终没开口。丁耒也索性道:“没什么,你忙去吧。”

丁耒不是蠢笨,反而很聪慧过人,之所以未能考取功名,也是他平日意气使然,他素来不争不亢不求不念,虽为普通人,却严格要求自己,甚至比师父还严格,这样的自己,却总是为人作笑柄。他不后悔行事这般,自一个月前,在半路险些被土匪劫道,他的心态已逐渐改变,若是文不能救人,药不能救人,那么武呢?

当今天下,奇人辈出,武功之道,造化天工。

文能入仕为官,武能成一方霸主,此相对比起来,武反而更胜一筹。

就在一个月前,那名救下他的侠士,教了他几招剑法,其名“三山剑法”,动作简单,实用性强,分别为“坠山”,“搬山”,“截山”。三式剑法,以坠剑为石,搬剑为锤,截剑如刀,三种变化,分相行剑,不同招式,不同意境。

虽丁耒初学武功,却也有模有样,他练了一个月有余,每日抽一个时辰演练,精进却也尚可,如今勉强入门。

洛青峰等人却不知丁耒已学武功,他们还以为丁耒还是那般,咬文嚼字,诗词歌赋。

丁耒虽有变化,却不忘本,每日总效圣贤,鸣鸡晨读,更学习传闻中的剑仙“李太白”,斗酒诗千篇,剑光连碧天。

师父洛青峰匆匆交代几句,就出门会老友去了。

丁耒坐在里屋里,付琼一面织着衣服,一面对丁耒道:“你该改改你少言寡语的性情了,多和洛莺谈谈,你们我看得出来,是有感情的,可惜你总不说,不说怎么行?”

“我说了,师母,她,她没答应。”丁耒实诚地答道,他说了自己在花中夹诗文的暗语,师母付琼不由笑了:“女孩子,不是文绉绉能哄好的,你要用心,当年你师父追求我的时候啊,开始我也觉得他文文弱弱,谁知道他干活卖力,做事很细心认真,从这些细节入手,我就打定了嫁给他,不是花花肠子,附庸风雅就能办到的。”

“我明白了,师母,我会听你的话的。”

二人围坐在火炉前,谈论了许多,无非是未来的生活,和丁耒的终生大事。

丁耒都是点头应诺,这时候突然外面嘈杂起来,有脚步声匆匆赶来。

便听到洛莺在主厅里,喊道:“不好了,丁耒,师母,有人受了重伤!”

丁耒和师母付琼立即起身,来到厅中,只见三名男子,浑身挂彩,其中一人躺在座椅上,浑身浴血,特别是心脏上插着一根羽箭。他手臂无力垂下,脸色苍白得更白纸一样,他目光黯淡,几乎散开,眼看出气多进气少了。

“求求你们,快救救我们张哥!”两名男子不顾疼痛,连忙祈求丁耒等人。

丁耒扶起二人,道:“我马上看看,”

洛莺知道丁耒深得师父金针妙法,《灵枢:经脉》中有云:“心包经起于胸中,出属心包络。”

丁耒顺着鲜血,查看手厥阴心包经位置,这是一条经络线,从手指一直连接心脉。丁耒细细摸索,循针按上,扎了几个要点,从中指的“中冲”,到臂弓部位的“曲泽”,再到手臂“天泉”,最终连通心脏“天池”,四道穴位被丁耒的金针封住,不一会儿,鲜血流速渐慢,这人气息稳定了不少,眼神依旧涣散,黯然无光,如此这般细致的来回捻针,却也只能延缓他的死期而已。

“没办法,他的心脏已经破损,我如此这般,也只能减缓伤势蔓延,他已经一只脚迈在了阎罗殿,阎罗王都救不活他了。”丁耒摇摇头,感到无能为力。他这不是第一次施展针法,以往还有几回,却都是治疗一些小病,如今遇到这般大事,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心头更是感叹:学医不能救人,读书也不能救人,学什么才能真正救人,非要以武犯禁么?

他学医多年,一手金针妙法,深得师父传承,旁人并不知晓他的本领,一直认为他师父金针能祛病除疾,谁知道他一个年轻人,却也学会了十之七八,这人的模样,师父在场恐也无从救治。

“你骗人,叫你们最好的洛师父来,我相信他能救的。”这时旁边那身上染血的年轻人,突地推开丁耒,几乎是吼叫着,让丁耒十分无奈。

丁耒只得解释道:“我师父今日会友,恐也来不了,这样吧,看在你们可怜,我这里私自给你们出一副棺材钱,把他好好安葬就是了。”

“你说不能救就不能救?”那名年轻男子大力气要推开丁耒,却发现根本推不动人高马大的丁耒,一张脸逐渐愠怒无比,“我们不需要你的同情!”

这时另一名头戴红巾的男子上前,默默拉开了年轻男子,满脸歉意地道:“我们是住在附近五十里远的猎户一家,今日本是上山打猎,却不曾想遇到了夏朝部队,我们见势头不妙就跑,还是被射中,三弟受伤极重,我们也知道,眼下可能救不活,找上你们真是抱歉。”

“没事,我师父来恐怕也救不了,他已经严重伤及心脏,非人力能所及。对了,你们说夏朝军队?”丁耒想起之前的话,心生警兆,明明百里外才是林关,林关甚坚,城高墙厚,几乎固若金汤,驻守了大批军队,虽说也常遭受袭击,饿殍浮尸不断,但也不至于被夏朝轻易打破关卡,丁耒不禁问道:“夏朝军队莫非已经攻破了关口?”

“据我们所知,并非如此,似乎夏朝军队有一支奇兵,迂回进来的,这也是听闻一同遭难的人所说。”那名红巾男子顿首叹息,“如今情势愈发紧张,既然都进来了,怕关口也守不住了,你们还是早些离开为好。”

洛莺和师娘付琼闻言,心头悚然,既然夏朝军队已经打来,小小的大林城,根本无从抗击。

“希望你们好好安葬他,我们给你们先包扎一下。”丁耒转念一想,手脚麻利地随洛莺处理好二人的伤口。

那名年轻男子气焰稍消,这时在那红巾男子的劝说中,也不情愿地道了声歉,就匆匆背起那名将死之人,快速离去,方向是下一家的药铺。虽然没有洛青峰药铺之名,他们总要试上一试。

待三人离开,丁耒才道:“洛莺,师娘,要赶紧找回师父,师父他刚出城,怕是会遭遇险恶。”

师娘付琼虽然害怕,但还是自我安慰道:“你师父肯定吉人天相的,他去找的是大林城第一枪客吴禁。”

“如果超过百人,只怕吴禁也没法对付,我要亲自去找师父!通知他!”丁耒连忙道。

洛莺知晓丁耒一旦决定,从不曾更改,性情如此,但她还是不放心,遂道:“丁大哥,我陪你一起去吧。”

“莺儿,你一个女孩子家,千万别去。”师娘付琼拉住了洛莺,转头道:“耒儿,不如我叫上附近打铁的一家陪你一起。”

“不必了,人多不好躲藏,我先探探虚实,不行我会折返的,你们不用管我。”见丁耒神色既定,二人自知无法阻拦,互相又挂念师父洛青峰,于是只好让丁耒前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侠你命里缺我第4章在线阅读

    超量时空第四章洞中蓝光作者:云中追影王鹏大学开学的时候班主任就明令告诉校规和班规,对于学分制学校来说,限制还是非常多了,不过这些王鹏都不看在眼里,毕竟在他一个富二代眼里,钱能解决的事都不叫事,不能解决的事就继续加钱。第一堂课下课时,王鹏直接拿出2万现金送到班主任面前,钱上面附带一张纸片是他的电话号。

  • [综]火拳与黑帽子暑假的开端

    “终于考完了,中考啊。”“嘿!感觉考的怎么样?”李子木回头看了看这位有些微胖的挚友,道“嘛,姑且还算不错吧。你呢?老潘。”这位被称为老潘的少年名为潘志远,是李子木初中时代,关系最最要好的一位朋友,在别人看来这两位的关系简直如亲兄弟一般另人羡慕。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潘志远笑了笑不假思索的说道:“你都考的

  • 黑莲花有个恋爱脑(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梁楚涵顿了顿,急忙稍显急促的应了一声,再看向游戏时,心情早已不像之前那般淡定。她竟然在和尤良行两个人打游戏……不可思议。梁楚涵轻轻咳了咳,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能在一局游戏里得到什么,但心里却多少希望能给尤良行留下一些好印象,正要再度开口寻找话题,英雄列表出现在左侧页面。尤良行:选你

  • 虐恋悲歌在线阅读第6章

    “再切一刀吧,不全部切开怎么知道呢?”老周听到苏格的话,心里泛出一丝希望来,可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他怕再生出希望,等着的只会是更大的失望。可望着苏格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他竟然不想拂了眼前这年轻人的好意,于是迟疑地点点头,被苏格重新拉进了铺子里。周围人见老周又回来了,笑道:“哟,老周,还想赌呢?”老周

  • 魔君霸宠: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在线阅读第九章

    秦若非卧室里摆放着周晓晓和他得照片!秦若非忙着找小时候道士给得古书。没在意李雪瑶在看照片!李雪瑶:“你们俩不合适,这张照片更合适!”李雪瑶拿出一张二人得合影。照片上二人身穿迷彩服笑得很灿烂!“这是在封门村拍得吧?”“嗯。”秦若非不喝酒。李雪瑶也喝不惯北方得高度数白酒。以前从来不喝!这次破例喝了几杯!

  • 地府在上:我家夫君太清冷在线阅读第5章

    殷佐在景仁宫住了下来。虽然说是歇息在后院,实际上一日里大部分的功夫都是跟着佟贵妃。佟贵妃主理六宫,上到宫中大的节庆小到每月宫人的俸禄发放、四季衣裳都是要管的。虽然有六宫二十四司的掌事姑姑协助,但许多事情还是需要她亲自过目的。她虽然统摄后宫,但到底并非皇后,皇上给她做面子,要求宫妃初一、十五来请安,其

  • 虚无破碎在线阅读第六章

    叠好被子,穿好鞋,叶小米身着浅绿色条纹的军装,显得十分阳光。叶小米不喜欢做事比较急,所以起得很早,不像宿舍其他人这才忙着穿衣打水洗漱。当别人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叶小米已经晃晃悠悠的在床边坐着,等着他们一起去操场了。“叶小米,你速度这么快?”陈菲菲含着牙刷,嘴里还有泡沫,从厕所出来拿毛巾。叶小米笑笑,

  • 闪婚密爱:总裁的绯闻萌妻在线阅读第九节

    妇人说完之后,就抹着眼泪收拾碗筷离开了。那个叫赵启的小男孩将他们领到旁边的一个房间内,拿来被褥,就离开了。吴殇躺在床上,看着比自家房屋都烂的屋顶,总害怕会有木椽掉下来。“喂,狼妖的事,怎么说?听说明天就是每月上交粮食的日子了。”华长浩开口问道。他平躺在床上,看着吴殇,“我觉得……”“我觉得我们应该杀

  • 许你晴空万里在线阅读第4节

    该隐仔细铺着艾达送给他的毛毯,尽管单薄,但也比直接睡地板要强得多。昏暗的光线下,两点琥珀色的光芒朝他飞来,犹如黑暗中的灯塔,为他启迪着生活的方向。他微笑着欢迎自己的姐姐到来。“今天好晚啊,我都以为你不会来了。”“为何不来?一个人有何意思。我带了酒,陪我喝。”艾达晃着酒瓶子,不由分说地递给他一瓶。这时

  • [木乃伊]黄沙漫天出鞘

    安迪顺着她目光转身,对谭宗明说了什么,汪曼春不知道。赵启平挥手和谭宗明打了个招呼,汪曼春没注意。严吕明问了谭宗明什么,汪曼春还是没听清,只有老谭的回答能入她耳,“安迪帮赵医生化缘,赵医生又不肯经手,我只好自己来。”就在这轻轻巧巧的一句话里,谭宗明以目光扫视全场,熟识的安迪严吕明,初识的赵启平,耳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