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天真大陆第7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2:04:56 作者:风行歌哲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真大陆
天真大陆
作者:风行歌哲来源:纵横中文网
不一样的体系,却是一样的修真。科技的尽头是玄学,通过科技的力量强大自身……一样需要各种辅助,而辅助不在是各种神奇的丹药,而是各种各样的高科技……本书将讲述一个科技与玄学的碰撞……

15、关于房间分配

傍晚六点半,距离上一顿饭才过去半个多小时。

叶小伍站在二楼小卧室的门前没有了任何的动作,他发现自己打不开门。

奇怪了,明明方尧先前带他们参观了一遍房子,里面的每个房间都可以打开啊!

叶小伍:荣恒之,你是不是锁门了?

荣恒之:!!!

荣恒之: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叶小伍:那这个门是怎么锁起来的?

荣恒之:……可能它今天不想开门给你住。

叶小伍:钥匙呢?

荣恒之:没见过,那个话痨给带走了吧。

叶小伍:方尧走之前留在玄关了,我去找找。

荣恒之:行,那你找吧,要帮忙吗?

叶小伍心里想着八成是这个家伙给钥匙藏起来了,要是他帮着找,那真是找到回国都找不出一把别墅钥匙来。

叶小伍:不了,您还是歇着吧。

荣恒之果真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看他翻箱倒柜地找钥匙,叶小伍数次扭头去看他,又不可置信地把头拧了回来。

啧!这家伙这么老实,难道钥匙真不是他藏的?不应该啊!

叶小伍有点纳闷了。

其实,钥匙就被荣恒之藏在主卧的床头柜里,他都在心里盘算好了,叶小伍走进主卧就等于自投罗网,只要他把那门从里面一锁,嘿嘿嘿!

叶小伍找完一楼,上了二楼接着找。

荣恒之这大尾巴狼悄摸摸地尾随白兔叶小伍进了主卧。

“咔”,叶小伍回头一看,荣恒之的手还没从门锁上放下来。

叶小伍:大白天的,你锁门干什么?

总裁大人邪魅一笑。

荣恒之:当然是干你啦!

叶小伍:。

总裁大人激动地搓了搓手,一把抱住了面前的叶小伍。

荣恒之: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哈哈哈!

叶小伍:破喉咙。

……

场面一瞬间冷了下来,两人面面相觑。

荣恒之:!!!叶小伍!你实在太破坏气氛了!

叶小伍:不,是你的梗太老了,你活在上个世纪吗?

比小娇妻大了十岁的总裁大人感觉自己被深深地伤害了,他又生气又难过。

荣恒之:算了,睡觉!今儿来来回回折腾一天累死了,早点休息。

总裁大人抱着自己的小娇妻躺上了床。

叶小伍:你能别搂着我吗?难受,这让我怎么睡啊!

总裁大人十分冷酷地拒绝了小娇妻的无理要求。

荣恒之:不行,你要是睡不着我可以给你读童话故事,你不是挺喜欢的嘛。

叶小伍:并不喜欢,都多大的人了,谁还听童话啊。

荣恒之:行吧,那给你读一点成年人的故事。

成年人?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小娇妻总觉得这个故事可能会带一点点特别的颜色。

总裁大人一手搂着自己心爱的小娇妻,一手握着手机搜东西,他清了清嗓子,开始用迷人的嗓音给自家的小娇妻读成年人的小故事。

荣恒之: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幽灵?共产主义?怎么这么耳熟!

叶小伍:等等,你这读的是什么?

荣恒之:《共产主义宣言》。

叶小伍:???我还以为你们这些有钱人都是资本主义?

荣恒之:想什么呢?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叶小伍:这就是你给我念这个的原因吗?

荣恒之:那倒不是,这个比较复杂,听得容易入睡一点。

叶小伍:……还是念童话故事吧。

荣恒之:行吧,你想听哪一个?

叶小伍:《海的女儿》吧。

荣恒之: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

叶小伍闭上了眼睛安静地躺在总裁大人的怀里,心想:想跟我一起睡觉就直说,有必要搞出这么多幺蛾子吗?又不是不答应你。

荣恒之念完半篇,叶小伍已经睡着了,安静又平和,他掏出手机,借着黄昏的光拍下了小娇妻的睡颜。

接着,他亲吻了他的小娇妻,然后也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16、关于海

清晨五点的海上,浪花一波接着一波地向前涌去,将自己在沙滩和礁石上拍的粉身碎骨也不停歇。

海浪声传向远方,穿过墙壁和玻璃来到了叶小伍的耳边,微咸的海风带着薄薄的湿气拂过他的短发,叶小伍的纤长的眼睫毛颤动着,随即他睁开了自己明亮的眼睛。

天已经亮了,他似乎错过了日出,金色的阳光从半开的窗户中斜斜洒下,伴随着海浪声好像也在不停地运动着一般,给床前的地毯织下金缕。

叶小伍侧头看了一下身旁还在睡着的人,轻轻拿开了那人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悄无声息地下了床。

今天天气很好,也许在荣恒之醒来前他还能一个人去海边走走。

海边别墅连带着一片私人海滩,沙子细密,没有一点小石头,看来是有人专门清理过了。

叶小伍穿着人字拖在沙滩上行走,在广阔的海边独留下一行脚印向海延伸而去,他不会游泳,仅是安静地站在海岸线上,任那些海浪拍打在他的脚踝和小腿上,然后卷着白色的泡沫再次退回蔚蓝色的大海中。

叶小伍将目光投向海的那一头,与天相连接的地方,看着海水一刻不停地翻涌的,映出细碎耀眼的阳光。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海,这么美丽的海。

身后就脚步声传来,没有回头,他也知道这是荣恒之来找他了。

叶小伍:醒了……啊啊啊啊啊啊!放开我!

荣恒之从后面一把抱起叶小伍,几步跑向了海的更深处,在海水即将淹没过他腰线时,把怀里的叶小伍狠狠地抛进了海里。

叶小伍挣扎无果被丢进了海水里,前一刻他还在嚷嚷着让荣恒之这个混蛋放下他,下一刻就已经在海水中慌乱地胡乱扑腾,还呛了好几口水。

他的喉咙里又痒又疼,一刻不停地咳嗽着,还不忘在中间穿插骂上两句这个把他丢下海的混蛋。

叶小伍:咳咳,你有毛……咳咳,毛病吗!

叶小伍咳嗽了半天,荣恒之似乎认识到了他的错误,悉心而不敢用力地给他拍背,导致一点用处都没有。

待他缓了过来,骂人更有力气了。

叶小伍:你想淹死我吗?我不会游泳啊!

荣恒之:对不起。

叶小伍的气力缓了回来,抄起漂在他身边的人字拖,追着打荣恒之。

荣恒之十分迅速地转身就跑,叶小伍在后面追了一段路,眼看着对方已经跑上了海滩,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掷出了黑色的人字拖,砸中了他的肩膀。

叶小伍浑身湿透了从海里走出来,气势汹汹地捡起来自己的一只人字拖,嘴里还念念叨叨。

叶小伍:这个海水又咸又腥,我还喝了好几口!

荣恒之:是吗?我瞧瞧!

瞧瞧的结果就是荣恒之又臭不要脸地占了叶小伍的便宜,趁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在他唇上偷了一个吻,有着蓝色海洋气息的吻。

……

叶小伍转身就走,走到一半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攥着一只人字拖,他回头一看,另一只正漂着海面上,随着海浪浮浮沉沉。

叶小伍:去,给我人字拖捡回来。

这语气十分随意,像是在招呼一条大狗。

养尊处优大狼狗荣恒之:叫我吗?

叶小伍:不然还有谁。

荣恒之:!!!我不去。

叶小伍:是谁把我丢海里,害我人字拖被冲走的?

荣恒之:反正几块钱,再买一双就是了。

叶小伍:那你也不能把垃圾扔在海里污染环境啊!

总裁大人委委屈屈,很不乐意。

但还是利落地脱掉上衣,蹬掉了自己的人字拖往海里走去,一路游着去捡了个塑料人字拖,又慢慢地原路游了回来。

叶小伍眯着眼睛看他游泳,身材不错肌肉紧实,如果不是手里还攥着个塑料人字拖就更赏心悦目了。

总裁大人也浑身湿透了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叶小伍脚边的沙滩上,把手里的人字拖丢在了脚边。

荣恒之:专门跑这么远去捡个几块钱的破鞋,这辈子也就为了你干这么一回。

总裁大人冲着叶小伍伸手,叶小伍只当他是要自己拉他一把站起来,毫无防备地握住了他的手,然后毫无防备地被他拉进了怀里。

总裁大人从后面环住了自己的小娇妻,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

荣恒之:捡鞋好累,我要休息一下。

叶小伍:你体力太差了。

荣恒之:我体力差不差,你要不要试试?

总裁大人就凑在小娇妻的耳朵旁边说话,还特意压低了声线,暧昧的话语裹挟着炙热的吐息打在他的耳朵上,直往耳眼儿里钻。

叶小伍万年抵御荣恒之骚话的技能有点失效了。

他缩了缩脖子,小声呵斥他。

叶小伍:没事少说骚话,赶紧放开我,我要回去洗澡了。

总裁大人并没有让他如愿,反而紧紧地抱着他。

荣恒之:别动,再陪我坐会儿。

小娇妻被迫毫无缝隙地靠着总裁大人,他感觉到荣恒之滚烫的体温透过潮湿的短袖达到自己的皮肤表层,并且还有进一步往里渗透的迹象。

就像荣恒之本人一样,明明一开始自己是抱着要和他保持距离的想法相处着的,现在两人居然这么亲密地抱在一起享受日光和海滩,这个家伙早就在不知不觉间渗透进入了自己的私人领域内。

叶小伍开始怀疑,如果有一天自己将要告别荣恒之,是否还能轻易地适应生活。

荣恒之:你不说话在想什么?

叶小伍:我在想,你现在对我这么好,等三年之期到了,我该怎么适应没有你的生活。

荣恒之抱着他摇了摇,极尽他的温柔。

荣恒之:喂,我们不分开了好不好?让那个三年的合同作废。

叶小伍:你爱上我了?

荣恒之:我想是的。

总裁大人亲了亲怀里小娇妻红彤彤的耳朵。

荣恒之:我知道你并没有爱上我,你只是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容忍着我的胡闹。

荣恒之:我们好像和别人反过来了,先结婚后动情,你给我一次机会吧,让我认真地追你一次,如果打动了你,就让我们好好地谈一场恋爱。

荣恒之:我有很多的毛病,你也并不完美,我们都是缺了一半还菱角奇怪的石头,说不定我们一相遇就完整了。

叶小伍听他说了半天,垂着头谨慎开口。

叶小伍:给我一段时间好吗?我需要时间思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战历在线阅读第10章

    小学生们站在田边如丧考妣,都不想下地耕种,往年年纪尚小时,父母耕种,他们在一旁帮忙,也是感受过春耕的忙碌。如今自己下场,只有两个字在心里闪烁:要完!就有家里受宠的叫道“凭什么!你只是代理夫子而已,没资格这么做!我不接受!”其余学生也不情愿。刘毅道“有不情愿的出来列队,情愿做事的这便下地吧”他知道,华

  • 厉少又来撒糖了在线阅读第七节

    小乌顶着一个大包说道:“很痛的,对了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啊?”赫丽贝尔拍了拍衣服说道:“啊~~~和你一样。”小乌说道:“你跟我来后事跟你说。”说完乌尔奇奥拉拉着赫丽贝尔的手一个舞空术就飞走了,两个人来到小乌的戒指的世界,小乌说道:“你是不是被神踢下来的?”赫丽贝尔一副奇怪的表情说道:“是啊。怎么了?”

  • 西游之从小黑虎开始进化在线阅读第9节

    卢修斯吞了吞口水,条件反射的准备低头。“你若是再低头,我就拧掉你的脑袋。”戈德里克出口的话带上了真实的威胁。卢修斯的头没能低下去,死亡的威胁胜于一切。“站直,不许低头,不许屈膝,再表现的那么没骨头,我就抽光你身上的所有骨头!”戈德里克终于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像个正常人而不是仆人了。卢修斯站的笔直,他有

  • [娱乐圈]我的外星女友之醒也未醒

    金泰哼还在紧紧地盯着顾苏颜、提防着她的一举一动的时候,忽然眼前地转天翻。猛地睁开双眼,“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小腿发力瞬间将沙发旁茶几上的咖啡扫落,一杯满满的咖啡溅了坐在茶几上玩游戏的朴鸡米一身。“阿西!金泰哼你是故意的吧!羡慕我这身西装比你的好看是吧!”朴鸡米大叫一声,差一点一个扫堂腿向金泰哼飞了

  • 洗冤师在线阅读第七节

    陆宴安来到酒店用餐的那层楼。周围有一些人在用餐,其中一桌的人看到陆宴安,赶紧的站起来,叫道,“陆哥,你来了,我看你心情挺好,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说话的人叫沈白,和陆宴安走得很近。陆宴安,“心情好?你哪只眼睛见到我心情好?”想到在下面遇到的那个想要自荐枕席并对他宣传了封建思想的叶晚,陆宴安无奈的说,

  • 惊灭在线阅读回忆侦破案

    在学校操场上独自行走半小时以后,时间接近晚上十九点半。秦毅回去一趟宿舍以后,带上绷带和拳击手套往学校健身房走去。今天是离开学校之后的最后一天,估计这个时候的健身房没有多少人愿意花时间在上面吧!大部分人都申请离开了学校,出去聚聚餐、喝喝酒。秦毅也收到了同学的邀请,基本上学校学习律师的人都已经聚在一起。

  • [综英美]后遗症是演技MAX在线阅读两头牛的故事【求鲜花】

    “怎么办啊,怎么回去啊。”陆展博像个怨妇一样。“那有头白色的牛,这里好像是一个养殖场唉。”林宛瑜不像陆展博那么着急,就像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一样,一蹦一跳的,又指着距离白牛不远的地方,“那里还有一头黑色的,好可爱啊!”夏尘一脸黑线,头一回见到用可爱来形容牛的。正想着怎么将布加迪取出来的夏尘目光扫了一眼养

  • 我们的银河帝国在线阅读第4节

    黑道联盟,青花会总部。青花会的当家南宫残枫,走在长廊中听着手下给他报道前几天,莫小贝刺杀的损失。“当家的,咋天不知道咋回事,正道方面开始猛攻,飞刀门和天残派损失惨重接近被灭门的边缘。”“那,唐门呢?”“唐门,似乎早有准备,在他们门主死后,二门主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龙头。在他当上龙头的那一天便下命,唐门从

  • 颤栗之旅之不换当铺(5)

    没过多久,两人顺利的通过了城门的把守进入了乌山城内,只是这乌山城内好似一座死城,路上只有来来往往的守军在巡逻,却是看不见什么来往的行人。“诶?你的箩筐呢?”陈经文突然问道。“嗯……好像是那个时候在小树林的时候不小心丢掉了。”这么一问,问尘才想起来这回事。“你这……”“算了算了,你也把那个破箩筐扔了吧

  • 有些往事放不下在线阅读第1章

    道道尔山谷,第一道结界外。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少年有些猝不及防,他尽可能及时地侧身以避锋芒,并用手中的长剑进行了格挡,却也只是勉强错开刀刃没让自己受伤。强大的冲击力让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装饰着羽毛的战靴在地面上滑行了一段距离,才终于完全卸掉了那股强大的冲劲。然而少年并不慌张,眸底似有繁花沐浴晨曦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