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向导他对象说他是地球人之第一波酱油(番外)修文

2021/11/26 8:51:02 作者:不间不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向导他对象说他是地球人
向导他对象说他是地球人
作者:不间不界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一位脑子有坑的精神病哨兵赖上是什么感受?——从早到晚叫嚣自己来自光年外的790星系地球,身为一名哨兵却从不记得开白噪音,吵得头疼就求抱抱;爱吃刺激性食物,疼得直在地上滚就求亲亲;试图去闹市逛街去夜店泡吧,崩溃了大喊着北渊的名字;关键还问这里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养一只宠物?听到了吗,你的作战型量子兽在哭泣。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披着星际的外壳,实际内容为大龄哨兵一朝穿越重回校园,身残志坚,顶着炸掉的精神世界也要和隔壁向导老师谈恋爱的——小甜文!勉强算是先婚后爱吧温柔强大向导攻×颜好穿越哨兵受外星生物强装本

圣元十二年,倓国在圣元帝阎钰和各位臣子的治理下已然可见盛世之景。

圣元帝继位至今已有十二载,在倓国百姓眼里,当今圣上勤政爱民是个好皇帝。而在百官眼里……倒不是说就不是好皇帝了,只是圣元帝由来就是个工作狂,又决策果断雷厉风行,性格算是比较强势的。而顶头上司都这么全身心的投入到政务上,做下属的自然不好偷懒,何况圣元帝身后还有个城府深沉的内阁首辅穆养生。上行下效整个倓国的朝堂风气都变了。

今日休淋,工作狂圣元帝难得没有又窝在御书房处理政务,受了内阁首辅穆养生的邀请,圣元帝难得踏步御花园溜达。

为此,年轻的首辅大人也不禁叹了口气劝道:“皇上勤政虽是倓国百姓之福,但陛下也该劳逸结合,万莫伤了万金之躯。”

阎钰闭着双目,手指揉捏着额角,脸上略显疲惫。

平常都在室内处理政务,突然被拉出来溜圈竟觉得有些不适。“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的,朕早就习惯了。”

穆养生不置可否。

半晌,阎钰有些突兀的问:“养生,当年的事你恨我吗?”

穆希字养生,江湖武林第一山庄岁泷山庄少庄主,今倓国内阁首辅大人,旧事重提使他默然许久才道:“当年陛下已问过臣这个问题,虽然如今已过去这么多年,但如今臣的回答还是和当年一样。”

阎钰哂笑,心道果然如此,只是自己却也茫然,怎么今天会突然想起问这样的问题,一时思绪飞远。

此时侍候的宫人都已被屏退,现在只有阎钰和穆希两人,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两人独处,而且除了君臣关系,两人还有另一层特殊的关系在维系着他们。

深思许久心中还是纠结,当年的事穆希一直放不下,所以有些事就对阎钰隐瞒了。只是现在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当年教唆阎钰做出那事的前内阁首辅,邹晨海都被他手刃了,他觉得或许他还是应该和阎钰说的。

在怀里摸索片刻,穆希摸出一封信件来递给阎钰,阎钰不明何意并没有立马接过。穆希眉毛一挑,神情有些不太寻常的说:“你先别问,想说什么先打开看看。”

阎钰接过了信件,入手很是厚实,而且信封看起来不新,反而看起来带着上了年头的陈旧色泽,边角上的岁月痕迹更是明显。心里疑惑,但因为对穆希的信任阎钰没有说话。

她将信从封口处撕开,一时不查有个小东西随着她抽信纸的动作掉了出来,被阎钰接在手中,然后她的目光落在那小东西上许久都没有移开,接着她就颤抖着双手慌乱地拆看信中内容,字迹入目心中早已波涛翻涌。

偃笑……

从头开始看,信中内容都是些很稀碎的事,关于阎钰的事。从当年偃笑和她相遇一起生活,到后来他们意外分别,然后他去了哪里,又是如何一直关注着她的动向,再到最后被她寻找半强迫的进了皇宫。

整封信偃笑都用调侃的不正经语气写着,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阎钰看了只觉心中五味陈杂,只是她眼中酸涩却也流不出泪来。

信的最后偃笑的字迹开始发抖,时轻时重,就如他那段写的内容给阎钰的震撼——他说他知道她对他的心意,只是他无法回应她。他说他知道她一个人在宫里过得多艰难困苦,他心疼她却终究无法替代她。他说穆希是他为她准备的帮手,他不在了还有穆希可以陪她。他还说……“我不怪你。”

“我不怪你”?

为什么不怪?你从来对我都是千百般的好,而我说着喜欢却又听信他人教唆杀了你,你为什么不怪我?

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的那种窒息般的心痛感又一次袭了上来,阎钰几乎觉得眼前一黑,脚下便是一个踉跄。还好穆希一直关注着阎钰,及时出手稳住了她,待她站稳很快又松开了手。

阎钰握着手中的信和那掉落的小物件,闭上了双眼,将翻滚的汹涌情绪尽数掩藏。

穆希说:“当年老师走之前我去找过他,在‘浮尘’发作前我们聊了很多,但所有的内容都是关于你的。他说他很喜欢你这个学生,聪明又勤奋好学。这点他在对我授业时,时常把你拿出来和我对比,激励我。”

“他说唯一可惜的是有时候你会在某些事情上过分的偏执,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这话我挺赞同的。”

“后来他好似感慨般还和我说,当年他教了你许多却唯独忘了教你‘情’和‘爱’。两个字包含的太多,你们的分别却太过突然,等他发觉的时候也已经太迟。他说他本来想看看你们分别了这么多年,你自己有没有领悟到,只是后来发现你已偏执入魔,而他也已经喝了‘浮尘’。”

“他说他不怪你,是真的。‘浮尘’是好东西,他最后走得很安详并不痛苦。”末了穆希顿了顿,“其实也并非全都是你的错,何况就算要生气那也是老师自己的事。只是这事落在我心里太深了,我们之间终究还是有了隔阂。老师临走前说希望我能陪在你身边,教你什么是‘情’和‘爱’,我说我做不到。当年做不到,如今也做不到。”

倓国的皇帝陛下如今已二十有余将近三十,却仍未有任何一位后妃,君后之位更是空置有十年之久。而倓国年轻的内阁首辅穆希穆大人至今也尚未成婚。

私底下大家都说这圣元帝同首辅的关系不一般的,他们又男未婚女未嫁,说不得是私底下两情相悦的。虽然没人在明面上说过,但基本上还是挺期待这两人能成的,就是这时机却得看这两人的想法。

只是他们都没料到,阎钰长这么大,到现在都快奔三的人了,却只暗恋过一个偃笑,甚至最后行差踏错做了悔恨终身的事。而穆希作为偃笑的学生和半个脑残粉,虽然有偃笑临死前的千叮咛万嘱咐,却也还是膈应阎钰做的事,一直记在心里。没恨她都已经算好了,更不要想能对阎钰有什么男女之情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阎钰和穆希都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当年的事,但又不可否认,两人间的深刻羁绊和牵引羁绊的那个人。

“三个月后就是老师的祭日,我想去砂州一段时间。”从那年亲手将偃笑遗骨送回砂州下葬开始,每一年不管是否忙碌,穆希总会空出时间去祭拜他,到现在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唯一与往年不同的大概就是今年他问了阎钰,“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他?”

“……”

*****

秋风飒飒,果实累累。又是一年好丰收,乡村田野中随处可见忙碌却喜悦的脸。

一阵风吹过,那互相接连的田中,金黄稻谷便如金色的海浪,波纹从脚下一直荡漾到看不见的远方。风中吹来的稻香使人愉悦也使人恍惚。

阎钰最后还是和穆希一起回到了这个她曾经和偃笑生活过许多年的地方,偃笑的遗骨就埋在她眼前那简陋土堆里。

墓地只是一个不大的土包,墓碑用一块木板立的,上头简单的写着“恩师偃笑之墓”几个字。平时大概也没有人打理,四周的野草都长得比土包还高,当真是简陋至极。唯有墓地的选址不错,背后靠山前有流水,站在这里视野极好,能看到意想不到的美景。

穆希道:“虽然简陋但一切都是按照老师当年的吩咐做的,他喜欢自然些。”

阎钰闻言不禁噗嗤轻笑了声:“他虽然喜欢简单些,但你这却实在太过简陋了。好歹他也是我大倓国的皇帝和内阁首辅的恩师,当得更好的待遇才是。”

穆希却摇头不太赞同的调侃道:“陛下您这是看惯了精美华丽的事物,突然看到这简陋的地儿自然看不上了。可他是个随意的人,这样已经够了。”

心中还想着回去了就谴人来修葺改善墓地的阎钰不说话了。

当年阎钰对偃笑的求而不得使她做了悔不当初的错误决定,可偃笑的一句不怪她却又让她觉得自己可悲。

她阎钰是个过分偏执的人,可又有谁可以说穆希就不是了呢?明明心里该是恨透了她阎钰,却又还坚守着对偃笑的所谓承诺,被束缚在朝堂中失了自在与逍遥。

强做无事的一起相处了十年,有些事两人都不必言说却又彼此心知肚明。

哀哉?幸也?谁知道呢……

*****

圣元五十七年,秋,圣元帝崩,举国哀悼。圣元帝一生未婚无子嗣,弥留之际于宣亲王名下过继子嗣以继承皇位,同年冬新帝继位,改年号元溯。

前倓国丞相,今辞官返乡的岁泷山庄庄主穆希,独身一人又一次来到了砂州的那一处小村庄。他站在野草丛生的墓地里,原本挺拔的脊梁微微露出了些佝偻,他的鬓角生出了如雪的银丝,眼角也生出了皱纹,诉说着他已青春不在。

圣元帝一生兢兢业业为国为民,虽一生未婚却将自己的一切心力都给了百姓,她的付出和倓国的改变天下人有目共睹,她的驾崩也同样让人一时无法相信。明明才六十出头,那么强势又心狠手辣的一个人就走了?穆希看着手中握着的两样物件还是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

穆希为了承诺在朝堂一呆就是四十年,前不久才辞的官,那时候阎钰的身体和精神看起来都挺好,一点也不像有什么问题。不成想这才过去多久,人就没了。

而他现在手中拿的东西也是新帝托人转交给他的——一个陈旧的玉扣和一个陈旧的珠坠,都是不知道哪个年头的老古董了。但是阎钰却还托了句话给他:“把这些和他葬一块儿吧。”仅这一句话穆希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而到了现在,他也早就不再和她计较当年的事了。就算计较,一个已死之人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他亲自动手挖开了泥土,把放在一起的两个物件放入坑中,最后盖上一层层的泥土。就像埋葬了一段说不清的痛苦过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暴躁少女教丧尸做人第9章在线阅读

    幻想乡李小瑞的基地时间:23:00我们的主角:没想到这么晚了,不过这些菜真的是太好吃了!康娜心里所想:没吃饱霞之丘诗羽:唉,明天见吧!土间埋:欧尼酱,那我先回去了五河琴里:八嘎,把我的棒棒糖放哪了雷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见哥哥春日野穹:现在还真的该睡了和泉纱雾:那我先回去了五更琉璃:我也该走了,

  • 驭鬼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四月里,夜还泛着凉,黑漆漆的丽园内,风拂过小竹林,簌簌声越发添的周遭寂静。假山这儿安芝半靠着,手臂被这疯子牢牢抓着,疼的都有些麻木了,知道越是挣扎她会越疯,便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这疯子有些清醒了,许是她感觉到安芝没有恶意,她看着安芝,眼底的恨意渐渐往下退,手劲也松了许多。安芝担心她会再

  • 爆笑穿之偷心妖妃之第九章(9)

    钟沐从药箱里拿出几瓶药膏,见宋庭没动,细长的眉轻轻一挑,冷声道:“怎么?我要给她脱衣服上药,你也要在这里看着?就算你们是兄妹,也应该晓得避嫌吧!”宋庭见床上的乔桥拧着眉嘤咛一声,便不再和钟沐纠缠。钟沐和乔桥还有陈笑笑她们几个是大学校友,且交情都不浅。明明专业和兴趣都不一样,竟然也能玩得到一块儿。六年

  • 异界霜龙陵主第六章在线阅读

    因为和谢奕几乎双排了一通宵,因此来到YYG基地第一天,周湉的作息就毁了。第二日她睁开眼的时候,电量告急的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半。看清那行数字的瞬间,她几乎是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漱。好在她洗漱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她就神清气爽地下了楼。队友们都在一楼沙发里坐着,听到她下楼的动静,立刻朝她招手:“

  • 从躺尸到主宰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三人高举啤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而星辰也学着大家的样子举起啤酒杯,傻愣愣地看着杯中的液体,凑近闻了闻,好奇地问,“这里面的是什么?”刚把啤酒杯放到嘴边的艾德一愣,“你没喝过啤酒吗?”“咱村子里没这种东西,只有又酸又涩的水果汁。”艾德意识到她是第一次喝酒,没准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笑着说,“啤酒可是好东西,

  • 京城废少在线阅读第七节

    开服到现在,现实大概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可以想象,一般的玩家此刻正在田野里一只一只的砍着田鼠,或者是在小镇西边傻傻等着下一只野猪的出现。众人的平均等级也大概在4级左右吧。再次砍翻了一只斐罗克,苏醒伸手小心的割下了它的魔晶,砍着斐罗克的遗体渐渐消散,然后继续寻找下一只斐罗克。为了提高刷怪的效率,苏醒现

  • 次元征战;从古罗马开始在线阅读第五章

    咖啡店的人群都在暗自打量一对男女,说是男女而不是情侣,则是因为两人的聊天内容。“顾怜,你想帮我?”林峰双手合拢放在桌面上,脸上的表情不显,明明是疑问句,却让他说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来。对面的女孩似乎并不太能够明白他的意思,一边搅拌着桌上的咖啡,一面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向对方。“林峰哥,毕竟,从小到大

  • 梦牵大明在线阅读第六节

    草原的夜晚异常恐怖,相较于白天的清风习习风吹草低,晚上简直就是惊悚片现场。除了蛙声虫鸣以外,周围时不时传来草丛耸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树底下经过了。而在更远的地方有野兽低喘的声音,甚至偶尔会有什么东西被猎杀的惨叫。栾灵完全无法入睡,原本跳鼠就是个夜行动物。即使他今天白天没有休息过现在也没什么睡意。他

  • GTA之游戏人生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

    -前言:随着《爱情公寓5》的完结,爱情公寓系列彻底完结,陪伴我们十年的剧就这样和我们告别了,有太多的不舍和太多的遗憾!贤菲,乔嘉,悠关等等···虽然都是比较不错的结局,但是还是觉得遗憾,告别季没见到展博婉瑜,关谷悠悠,伟大CP要分开一年。随着城市发展爱情公寓要被拆迁,带给我们欢声笑语的两套房间也要随

  • 妖非草木·故事集之天冰府

    段羽毕竟仅仅是八万年修为的海魂兽,虽然具备一定人类的智慧,但也很有局限,别说断羽融入人类世界还是不够深,就算人类魂师彼此之间也不能完全清楚彼此魂技的特殊性,那可是近乎保命能力,怎会轻易暴露。碧鳞蛇皇的碧鳞分裂是融合沙漠毒蜥的细胞分裂再生能力,根据魂力分裂数十条甚至数百条蛇分身,只要有一条不被杀死,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