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差点错过你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11/26 8:36:10 作者:木可灵夕 来源:飞卢小说网
差点错过你
差点错过你
作者:木可灵夕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立冬那日,宫中例行盛宴,各诰命夫人、四品以上朝臣的家中女眷都纷纷入得宫来。

太子与景王的生母是端熙皇后,端熙皇后贤德淑婉,可惜自生下华阳公主后身体便一日日垮下去了,五年前的春日,忽然就殁了,庄明帝极为悲恸,一夕间面目也苍老了许多,端熙皇后按仪制下葬后,无论朝臣如何劝谏、上书,庄明帝都执意不再册立新后,但,后宫不能一日无主,一道诏书颁下,家世最煊赫的兰妃被封了皇贵妃,代行皇后职,执掌六宫事宜——也正是这位皇贵妃,一力保下了当初殿选并不算最拔尖的谢琳琅,让她成为了东宫太子的良娣。

冬日宴设在安福宫玉堂殿,离东宫并不太远,只中间隔着铜马台,少不得要绕些路。

这一日晨起之后,太子依礼,携琳琅前去皇贵妃居住的仪元宫问安,好巧不巧,离开时在仪元宫门口正遇上同时前来的景王与潞国公府的女眷。

夜长生站在景王身后,神色漠然,只作不认识谢琳琅,直到景王略一福身,笑眯眯叫了句“皇兄、皇嫂”,他这才近前向太子和谢良娣行了礼。

潞国公夫人握着女儿韦蔷的手站在旁边,显得分外尴尬。

韦小姐容华出众是人所周知的事,不然也不会早早被定为太子妃的不二人选。

谢琳琅以前是见过韦蔷的,不过那都是三年前潜入潞国公府时偶然觑得的一眼罢了,如今的韦小姐似乎又更美了:月白色的长裙外罩着一件玫瑰紫的短袄,恰到好处地显出她娇小可爱的身段来,肌肤自然是洁白细腻的,丹凤眼、柳叶细眉,丽质天成,一颦一笑皆是动人,她的发髻上饰物不多,最打眼只是一枚玉簪,虽是简单随心,但玉簪上嵌着的明珠光华流转,璀璨华贵一眼明辨,稀世明珠映衬着姣好的容颜,那佳人已然是倾城绝色,不可方物。

潞国公好会给女儿取名字,韦蔷韦蔷,真是比蔷薇花还要娇艳可人。

韦蔷自矜身份,只是屈身见礼,也不问安。

潞国公夫人脸色不太好,韦蔷迟早入主东宫,是将来的太子妃,她不拜谢琳琅是没有关系的,然而潞国公夫人再金贵也金贵不过太子良娣,哪怕谢琳琅出身微贱,只是谢都尉庶出的女儿,潞国公夫人思量间已依礼下拜:“太子殿下万福,谢良娣千安。”

“夫人多礼。”

玄颐客气含笑,俯身扶起了潞国公夫人。

景王的目光,似是不经意扫过了韦蔷,转而就浅笑着向太子玄颐道:“皇兄,你们慢慢聊,我先进去向贵妃娘娘请安了。”

玄颐点点头:“好。”

景王才走开,迎上来的小元子眼风极利落,脑子里还没想好要说什么,就先忙里忙慌高呼数声“太子殿下”,一路小跑近了,匆忙给潞国公夫人与韦大小姐见了礼,再转向玄颐张口急道:“殿下,您可叫小奴在外一番好等!适才小观跑来,说是今日送来的奏疏比往日多许多呢!”

“哦?”玄颐的反应倒是淡淡的,如此一来,是不便多耽误了,他只得赔了笑,对潞国公夫人说,“夫人,孤身甚不得暇,恕不能久言,愿您与……与韦蔷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潞国公夫人诚惶诚恐,急忙躬身相送,而她身后的韦蔷只是微微一福身做了个样子。

被太子拉住手腕走出了一段路的谢琳琅觉得很好奇,太子对他未来的太子妃,态度竟是这样疏远,见了面从头到尾也未曾说过一句话,她犹疑着,忍不住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潞国公夫人正巧转身进去了,而韦蔷还站在原地,目光冷冷地看向她和太子这边……

午宴之后,女眷们留在玉堂殿,陪皇贵妃看舞喝茶。

殿内软语娇笑,暖香袭人,是达官贵府的奢靡气象,谢琳琅不大能受得了这些,与隔座的几位诰命夫人随便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对皇贵妃说,酒气上头了,想出去走走。

皇贵妃温婉一笑:“去吧,早些回来,隔会儿得上西津贡来的青茶了,今年年成差,只得了几十饼,金贵着呢,来晚了可不留给你。”

谢琳琅亦学着端庄含笑,盈盈拜过了。

王城的冬天来得很迟,立冬时节还恍若是深秋似的,尤其是在这树木繁多的安福宫,一叶落,万叶落,满地黄叶,宫人是怎么扫也扫不净的,换了常日,安福宫里时不时就会传来扫帚扒拉过地面的声音,今天是个例外,皇贵妃嫌打扫的声音吵,特允宫人歇得一日。

空气冷冽,四下静悄,谢琳琅沿着廊下走走,却也自在惬意。

回玉堂殿去的时候,走到殿外,忽然闻得有人在身后唤了她一声:“谢琳琅。”

这如珠玉般圆润清脆的声音,琳琅是听过的,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微笑着回过身,走到适才经过的丹墀前,冲那人客客气气屈了屈身:“韦姐姐。”

韦蔷是一个人出来的,想来是有话要对她说,琳琅对跟着的映雪使了个眼色,映雪便自觉地往前走开了些。

潞国公府的千金睥睨一眼走远的小宫女,神态高傲地挑了挑眉,开门见山问了一句话:“我听说玄颐对你很好?”

这样的问题,倒让谢琳琅哭笑不得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她正斟酌着答案,韦蔷就又替她回答似的,再次开口说道:“他对谁都很好,你不要以为他是喜欢你。”

谢琳琅心里发笑,表面装出谦和模样:“贱妾知道自己的斤两,万不敢这么想。”

“那就好。”

韦蔷冷哼一声,走上前贴近了,附耳,发狠再警告她道:“不过你还是得记住,玄颐,他是我的,并且只能是我的!”

谢琳琅能从韦蔷的眼睛和言语里觉察出,眼前高贵的名门大小姐对太子玄颐有着浓烈的爱意,这爱凛冽肃杀,早已不在爱应该有的温柔限度内,这样的女人,最是善妒——原来,早上宫门前那冷冷的目光,其实与玄颐一丁点儿关系也没有,针对的只是她谢琳琅一人罢了。

养尊处优惯了的娇娇小姐,没有尝过任何苦头,总愚蠢地以为对谁都可以是一副颐指气使的嘴脸。

韦蔷与她擦肩过去了。

琳琅站在玉堂殿外,回转身冷眼看着连背影也满是一股子傲慢气的韦蔷,轻声徐徐说道:“若是换了以前的谢琳琅,你绝没有命回来喝下一盏茶。”

清素的晚宴后,皇贵妃着众人一起欣赏了梨园新编的舞,之后大伙儿便各自散了,大多女眷都是留宿一日,至次日离宫,只有少数家里住得近些的会趁夜归去,这少数人里,就包括了潞国公的夫人和女儿。

回东宫的路上经过崇德门,远远地,就看见有人提着灯在崇德门那边招手。

映雪听见熟悉的声音,看清那是小元子,便十分高兴地对谢琳琅说:“良娣,您看,太子差小元子来接咱们了。”

谢琳琅不怎么上心似的,挑眼瞧了瞧,最后只是淡淡应了声。

“琳琅。”

穿过了崇德门,刚想与小元子说两句话,就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循声侧过头,谢琳琅看见了缓步走来的太子玄颐,她心头忽地一跳,也忘了行礼,只晓得呆呆站在那儿,问了一句逾礼的话:“你怎么来了?”

玄颐没有在意,他走到她跟前,对她笑了笑,说道:“刚从父皇处过来,临走时有内侍监过来通传说,玉堂殿的宴席快散了,所以就决定往这边来,想着或许能遇上你。”

“这哪是‘或许能遇上’啊!”小元子按捺不住,在一边喳喳叫道,“良娣你不知道,太子殿下他呀,一出宣明殿就催我先到这崇德门来候着,他这是特地……”

玄颐冷颜觑了多话的小奴:“小元子,孤从不知道你长了两条舌头。”

小元子连忙像只寒蝉般噤了声。

在回东宫的路上,玄颐突然问谢琳琅:“韦蔷她有没有难为你?”

琳琅一怔,不过很快就弯起了嘴角:“我又没有得罪她,她为什么要难为我?”

玄颐心里松了口气,轻声应道:“那就好。”

那就好。

韦蔷也说过这三个字。

谢琳琅暗自揣测了一番,实在觉得东宫的这位太子,和那位未来的太子妃之间,相处的情状甚是微妙,她忍不住多了句嘴:“殿下,我看潞国公夫人的样子,是很宠爱韦小姐的……”

玄颐显然没能明白她真正想说的是什么,但对于她刚才提到的这件事,他点头表示了认同:“的确”。

“那么……韦小姐的心意,殿下竟不知吗?”

夜风飒飒拂过鬓角,玄颐的脸上忽然有了片刻微茫神色,那困顿的表情是很短暂的,随后他就抬起头,望向寂寥的夜空,轻语提醒道:“谢琳琅,东宫里只有一个女人的时候,日子是最好过的。”

“所以我该庆幸,对吗?”

“对。”

那是一声干净利落的回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离人悲歌之空棺房(8)

    众所周知世间万物其有受日精月华必是绝世之宝。“现如今精针提炼得手,五伯把这绝宝只是做成日晷难免可惜。”叔公的话倒是在理。只不过若不是条件限制,谁又会舍大取小啊!“你就别可惜了,说得我都心疼。这针头还是师父用棺材铁墩打出来的。我还舍不得随便用上呢。”那五伯爷爷出了名的吝啬自个的宝贝,只要是自己兜里的无

  • 我的兄弟是大圣之无情拒绝,条理辨析

    “老爷爷,你能不能不光买我一个人,我姐姐也很好的,能不能一起买了,好不好,老爷爷。”聂承恩正跟殷紫萍说话时,突然听到何管家的话后,脸庞一怔,然后有些颤抖的问道。“怕是不能了,庭院里并不缺丫鬟。”何管家语气有些和蔼,但在聂承恩耳中却冰冷无比。“爷爷求你了,你买姐姐回去吧,我以后赚了钱还给你好不好,求求

  • 都市之我是大地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为了能够刺激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晕死过去,修紧紧咬着舌、头,甚至都已经把舌、头都咬开了一个小口子。也正是那钻心一般的疼痛,才令得修没有晕死过去,尚且保存着一丝清醒。但他此时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浑身无力,甚至连想要张嘴说话都是一个大问题。“他大爷的,这条蟒蛇也太恐怖了一些吧,居然仅仅只是被撞击了一下,

  • 拯救切片大魔王第三章

    娱人公司没有给边秋派车,她自己和助理小圆打车去的机场,一下飞机就辗转乘车到了录制现场。《向往的客栈》是节目组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了一个十分田园风格的客栈,每一期节目接待几个神秘嘉宾来体验田园生活。常驻嘉宾有娱乐圈的老戏骨常余年,性情和蔼。看过前几季节目的人都知道,他是节目里面的手艺活担当,客栈

  • 歌谣在线阅读第三节

    这四个丫鬟,秦歌知道,乃是秦家从小培养专门侍奉自己的。分别为春玫、夏莲、秋菊、冬梅,与另外四大狗腿子地阳、烈风、黑水、昧火都属于自己的亲信,不仅天赋卓绝,而且绝对忠诚。“公子,让奴婢们伺候您更衣。”四人走进来,手里拿着托盘,托盘里摆放着一些衣物和洗漱用的东西。秦歌也没拒绝,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来,还真别

  • 不再是世界的主角在线阅读第七节

    “队长,队长。”一名UPC成员推醒了正在思考的林子泷。“队长,常监管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会了。”林子泷回答道“哦,我知道了,你去吧。”“是”一小时前“建纯阿,今天金辉广场打折促销我们去逛逛吧!”一个身穿白衣连衣裙的美.妙少女叫了一下正在做药品发明的杨建纯。“文琳,你们情报部门那么闲吗?,你这个部长居

  • 异界:华夏英雄太凶残第二章在线阅读

    向易当时差点就像个导演一样,“咔”一声合上场记板然后质问他怎么回事啊这位夏演员你怎么不按剧本走还临场发挥乱来呢。而林楚的表情更加复杂。她就像是吃瓜吃到自己头上,宛如那张看到那边房子塌了回去一看发现塌的是自己房子的表情包。只有夏淮平静依旧,在众目睽睽之下重新敲了敲桌子,声音很低:“不方便?”向易转头看

  • 一切从网王开始第十章

    “喂,就因为这样你要处罚我,有没有搞错啊我只不过挑个又大又舒服的位子坐。更何况十年前我也坐那耶,有必要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吗?”汪大东说“我最讨厌有人碰我的东西尤其是脏东西。”雷婷说“喂,姓雷的我不管你是什么碗糕King,怎么样我就是坐了那个位子,怎么样。”汪大东说“不怎么样,你只要可以通过我的处罚椅

  • 那个主播在作死之七杀(5)

    玄武空间里的三样东西,分别是一本书,一张羊皮和一个扇形薄片。他意念一动,那本书就到了他的手上。血红的封面上有两个古体大字“七杀”。底下还有一个小字“上”。谢天又好气又好笑:“我的妈,那么大的空间,就藏了这一本书,难道还只是上册!”他先翻扉页,上面也是用古体写着:“七杀者,杀天、杀地、杀神、杀魔、杀人

  • [综英美]被改变的任务者大战巨蛇

    迅猛龙体型小,它的肌肉并不像那些体型庞大的恐龙肌肉那么结实,吃在嘴里有吃鸡肉的感觉。咯咯咯咯...只见幼龙眯着双眼不停的吼叫,它们好似饿极了。特别是刚破壳的幼龙,它们闻到肉香味后显得特别兴奋。“头,这些龙饿了,我拿肉给它们充饥。”说着廖化兵拿起匕首开始分割龙肉。哈林见此连忙劝阻:“同类不能生食,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