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盲雀之第九章(9)

2021/11/26 7:14:36 作者:寒潭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盲雀
盲雀
作者:寒潭鸦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一打滚求收藏!!】4月1日开新文《同学,你结婚证掉了》,大概二十多万字的甜饼破案文,主角还是姜铎和林逆涛,背景是五年后的培训学习日常和破案双线,老夫夫警校偷摸腻歪,假公济私,十分无耻。甜饼!真的是甜饼!保证不搞那么多幺蛾子。【感情线不会有太多波折毕竟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的,顶破天就是两人育儿、教育、事业规划方面的家长里短和琐碎争执。【剧情线可能会丰富一些,是上本《盲雀》的补充和下本《悄鸦》(就是那本陈警官啥啥)的铺垫。特别重要新人物有两人的养子,一个怀疑世界三观稀碎梦想异次元的中二少

这面镜子名为“百相千幻镜”,不仅能看到洞府各处的情景,还能控制洞府中的机关。拥有这面镜子,才能成为洞府之主。巴夫人虽然占据了洞府,却从未成为洞府真正的主人。

凌星渊、常玉书和向飞舟三人按照百相千幻镜的指示,向着琼台花所在行去。不过,他们没走多久,就发现洞府中的蛇妖变多了,并且好像在找什么。

三人藏在一处洞内,看着外面的蛇妖来去。

常玉书低声道:“巡逻的蛇妖变多了,可能是我们失踪的事情被发现了。”

向飞舟也压低了声音,“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还是去找琼台花吗?可是这么多蛇妖,我们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常玉书肃容道:“若是坐以待毙,也是死路一条。”

就在两人说话间,山洞中飘起了粉红色的雾气。那些蛇妖闻到雾气,在地上交尾起来,场面十分不堪。

“糟了。”常玉书低呼一声。

粉色的雾气,也向他们藏身的地方飘了过来。

向飞舟闻到雾气,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以手扇风,“好热啊。”

常玉书知道自己不应该看向凌星渊,可他的眼睛还是不由自主转向了那个人。他一看到凌星渊,心就剧烈跳动起来。那人袍子下什么也没穿,腰上只系着一根腰带,只要他轻轻一拉……他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咬得极狠,满嘴都是铁锈味。

巴夫人的声音在山洞中响起,“小老鼠,你们藏在哪里啊?”

凌星渊知道,巴夫人就在他们不远的地方,若是落入巴夫人的手中,哪怕不死,也是生不如死。他一咬牙,说:“你们拉住我的手。”

向飞舟和常玉书虽然不知道凌星渊要做什么,但他们都对凌星渊十分信任,于是拉住了他的手。

凌星渊对着百相千幻镜念出了口诀,“百相千幻,随我心意。”

百相千幻镜发出一道光芒,将三人笼罩起来。光芒消失之后,三人不见了踪影。

……

等凌星渊睁开眼睛,他和常玉书出现在了洞府中另一个地方。

百相千幻镜可以传送人到洞府中的一个地方,不过地点随机,而且七日之内,只能传送一次。若是他们再遇上巴夫人,就无法再靠传送逃脱了。

刚才传送的时候,凌星渊感觉到有一只手没抓紧他,此刻常玉书就在他的身边,那么那个没抓住他的人就是向飞舟,所以向飞舟被传送到了其他的地方。

不知道他和常玉书被传送到了哪里,离琼台花远不远。

就在凌星渊思索的时候,他被常玉书压在了墙壁上。

两人靠得极近,几乎脸贴着脸。

常玉书面色通红,喘着粗气,“师弟……星渊……”

虽然“星渊”这两个字他已经在心里唤了无数遍,还是第一次说出口。他一念出这两个字,心便一颤。

若常玉书是个女子,凌星渊或许会心生旖旎,但常玉书是个比他还要高大的男子,于是他寒毛都要竖起来了。他将手抵在常玉书的胸膛上,“师兄,你只是受了那粉雾的影响,切不可因为一时冲动,铸下大错。”

在原本的剧情中,“凌星渊”和“常玉书”就是受了粉雾的影响,在山洞中缠绵了一天一夜。而“常玉书”,就是男主的第一个女人。不过,凌星渊是不会让这件事按照原剧情走的,他对男人一点兴趣也没有。

凌星渊声音不高,听在常玉书耳中,却如同响雷。他后退一步,“是我……唐突了。”

若是他越过了那条线,会不会他们之间连师兄弟也无法做。他的师弟是否不会再对他笑,也不会同他轻松地说话,或者如同仇雠,或者如同生人。

凌星渊松了口气,若是常玉书一时失去理智,强迫于他,现在的他,还未必打得过常玉书。

常玉书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转移了话题,“不知向师弟现在何在?”

“我来看看。”凌星渊用百相千幻镜找了下向飞舟,发现向飞舟这个倒霉鬼,竟然被蛇妖抓了起来,不过蛇妖一时还没有打算要向飞舟的性命,而是想用向飞舟把他们二人引出来。

常玉书忧心忡忡地说:“向师弟竟被蛇妖抓住了。”

凌星渊想了想,说:“师兄,我们先去找琼台花,再去救向师弟吧。我们现在去救向师弟,也不过是羊入虎口。”

常玉书觉得凌星渊说的有道理,“好。”

……

两人在山洞中穿行,比之前还要轻松,因为蛇妖都在交尾,顾不上他们。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终于找到了之前在镜中看过的那个地方——潭水碧绿,如一块翡翠,而琼台花就开在潭水之中,发出萤白的光芒。

两人下了水,走到了琼台花的旁边。

常玉书看着琼台花说:“世间奇花异卉无数,可惜不能一一尽睹。”

凌星渊不似常玉书这般风雅,直接就把琼台花摘了下来。他将花分作两半,“这花摘下之后,很快就会失去效用,师兄赶快服下。”

常玉书从凌星渊手中接过一半的琼台花,服了下去,然后上岸打坐。

凌星渊也将琼台花放入口中,坐在了常玉书的旁边。这花口感清凉,还有几分甜丝丝。然而这股凉意沉到丹田之后,就仿佛有无数把刀子在他丹田内搅动。他痛呼出声,若不是顾忌仪态,简直想要满地打滚。

虽然书中也描写过服用琼台花之后丹田会疼痛,但看书与亲身经历,肯定是不一样的。

痛疼一阵比一阵剧烈,凌星渊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丹田给挖出来。他咬住下唇,嘴唇渗出血来。

他忽然感觉有什么塞入他的口中,下意识咬住了。

时间不过过了多久,凌星渊终于清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之前咬住的东西,竟然是常玉书的手。

常玉书手上的伤痕,深可见骨。

凌星渊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常师兄,你……不必如此。”

他和常玉书虽然是师兄弟,但他也不过刚刚拜入昆仑派,而且还不是一个师父,常玉书居然如此待他。

常玉书微笑道:“你我是师兄弟,本就该友爱互助。”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也知道,若是面前的人不是凌星渊,他断不会做到这个地步。

凌星渊察看了一下自己的内息,发现自己因为琼台花,从练气期一跃升到了筑基期。他才拜入昆仑派不到一个月,就是筑基期的修为了。他的存在,简直是不断打破人的认知。

因为筑基的缘故,他的体表出现了一些污物。于是他脱了衣服,下了水潭,用潭水简单地清洗了一下身体。

常玉书偏过头,不看凌星渊。

凌星渊发现自己的皮肤更白了,也更为细嫩,犹如婴儿一般。他临水照影,觉得自己长相都似乎更为俊美了几分。他本来就长得不错,这下更是犹如神仙中人。

他离开水潭,穿上衣服,“师兄,我已是筑基期了,你呢?”

常玉书感叹说:“我从金丹初期,升到了金丹中期,这琼台花真是奇宝。”

这一朵花,抵得上数百年苦修了。难怪修真中人为了奇珍异宝,杀戮不休。

凌星渊心中思索,他是筑基初期,常玉书是金丹中期,而巴夫人相当于金丹后期,他们两人加起来,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他对常玉书说:“师兄,我们把蛇妖拿走的东西取回来吧,再去把那蛇妖杀了。”

“好。”常玉书说。

……

两人去了他们之前被蛇妖带到的那个水潭,潭边空空荡荡。

凌星渊找到了箱子,打了开来。他的剑和储物戒都在箱子中,常玉书和向飞舟的东西也在,不过奇怪的是,他们的衣服都不见了。

常玉书微微皱眉,“那些蛇妖为何要拿走我们的衣服?”

凌星渊虽然知道为什么,却不能同常玉书说,只能敷衍道:“谁知道呢。”

两人取回物品之后,就去了巴夫人的房间,向飞舟也被关押在那里。

然而他们赶到之时,巴夫人的房间一片凌乱,而巴夫人已经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她的蛇皮都被剥了下来。

一个人站在巴夫人的尸体面前,神情冷漠。

凌星渊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师父。”

白忘寒看向凌星渊,皱起了眉,“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凌星渊觉得三言两语解释不清,于是便将事情从头到尾跟白忘寒说了一遍。

白忘寒听了,久久不语。忽然,他伸出了手,拇指抚过凌星渊的嘴唇,“那蛇妖……真是死不足惜。”

凌星渊感觉唇上一阵刺痛,才记起自己嘴唇上有伤口。

常玉书觉得这师徒二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古怪,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白忘寒将凌星渊打横抱起,他感觉自己的手只与凌星渊的身体隔了一层薄薄的衣服,不禁眸色一暗。

凌星渊一声惊呼,“师父!”

白忘寒对常玉书说:“我回昆仑山,剩下的事你来处理。”

常玉书点头道:“是,白师叔。”

白忘寒抱着凌星渊,乘上飞剑离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雄子娇弱在线阅读第十章

    送花,送巧克力,送饭,样样都试了,可她就是不为所动,就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机会来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在她放假回家的路上,有两个小混混,看上了她的美貌,被我撞见,我当时就护在了她身前:“别怕,有我!”嘿呀!见我来了,这俩小混混,还不麻溜溜滚蛋,难道是惦记我俊俏的容颜?我还能让他们糟蹋了?不能够。说

  • 网游之重生战魔在线阅读第五章

    “石头?”蓝泽用手抓住所谓的沙拉面包两头,使劲掰,丝毫不动,硬的就像一块石头。不不不,很可能是他多疑了,也许面包被包裹在里面也说不定。蓝泽瞅了瞅四周,看见路灯,打算把手中的东西砸向路灯杆时,一个小孩从他面前跑过,并且还刚好吃了一口手中的食物。“爸爸,这面包好吃。”帅哥抱起自己的儿子,温柔地说:“爸爸

  • 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第九章

    第九章或许是有遥远的东方文化加成,中餐馆内似乎与外面城市的喧嚣划出了一道隔膜,独有一种安稳平静的气息。齐彻夜和史蒂夫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最靠墙的一张桌子,坐下之后,研究了半天菜单,纠结地点了两盘饺子。等菜的时候,他们正好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聊天了。然而。真正坐到一起的时候,一时间反而想不出应该怎么开口了,此

  • 医婿之试刀,炼刀

    青蛇实力强大,没有黑豹那样的东西帮忙,现在的阿木还真不敢贸然上前,只能慢慢的跟在他身后,一探究竟。前方奔跑的一共有三人,其中一人是气灵二阶的人,一人是练气师巅峰阶,还有一人是练气师四阶境界。“这等境界也敢来闯这赤牙山,简直是找死。”阿木暗叹着,跟了上去。赤牙山位于凉州城南部,这凉州城本来就处于最南端

  • 我的盖世英雄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晚,听说你去了十二中?”芝梦抱着汽水,扭着小腰,一屁股坐在了苏晚身旁。十二中?苏晚倒是忘记了。现在距离中考已经好久了,高中的学校早已定了下来。十二中以前是个垃圾高中,但是很有钱,算是半个贵族学校,这几年高薪聘了不少老教师,把升学率弄得漂亮不少,苏晚知道,她上过呀,十二中以前名声不怎么样,现在已经

  • 总裁前妻很抢手第7章在线阅读

    半个时辰以后当沐文和沐凯铭都休整完毕了以后,这次沐家族比的最后一场比武就准备开始了。这次的比赛,沐龙乾不仅仅只是为了决出这次沐家族比的前三名,还因为在一个月以后一年一度的水平镇三家比赛就要正式开始了,沐龙乾想借这次沐家族比决出这次三家比赛的人选,到了那时,秦家,谭家会各派出在各家小辈中最出色的三名小

  • 乞丐教父之桑德斯的日记 Ⅱ

    7月9日因为昨天晚上的噩梦,我总算是回忆起了不少东西,搬家之前也顺利结束了,在还没开学的间隙,我想再回StLucia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刺激我的记忆的东西。当然,那栋恐怖的,有着堆满了动物尸体的车库的,小屋我是再也不想去了,那实在是太过于恐怖,让我最近几天回想起来都觉得浑身发冷。说起来迈克尔就是

  • 人类零号计划之再见倾心(5)

    迎新晚会的后台。“收...收腹,来——”伊伊的的声音仿佛和佳琪的腹部一起用力,“可以啦,掉不下来啦!”“这我倒不担心,我担心它脱不下来!”佳琪撅着嘴说。“youseesee,onedayday,justkonweateat!”伊伊掐了掐佳琪脸上的肉。“艾婷师姐说我们是第5个节目...”佳琪作出思考的

  • 失忆总裁的悔婚妻在线阅读第八节

    (新书求一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下。)“必须付出血的代价……”剑尘那充满寒意与威严的话语,落在众人耳边,久久未能散去。大哥。人家嘲讽了你两句是没错。可是你也折断了人家一条胳膊,还扇了罗峰两耳光。你还想要什么交代,还要别人付出代价??会不会有些太霸道了?“剑尘,那你想如何?”半晌后,那隐藏在暗处的功法阁

  • 邪魅狷狂女总裁[快穿]只是未到动情处

    孟瑶扑在他身上,把人压倒在床上,心跳淹没在了阵阵雨声中。“你睡不睡,嗯?”孟瑶拨去少年脸上的几缕发丝,江澄窘地浑身发热,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看孟瑶。他们离得太近了。近到他能觉来孟瑶洒在他下巴的,呼吸的温度。“你快下去!”江澄催他,竭力保持着严肃的模样,脸已经不受控制的有些红了,“别闹!”孟瑶有些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