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拟界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11/26 8:13:03 作者:菜鱼婪婪 来源:纵横中文网
拟界
拟界
作者:菜鱼婪婪来源:纵横中文网
公元2390年,地球能源即将告罄,科学家虽然已经发现另一颗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但以目前地球仅存的能源来看根本无法抵达!不得已之下,全球非科研人员将进入冬眠期,思维进入到次三维空间拟界之中进行一场历时三年的战争,以此场战争来决定世界霸主的归属。而与此同时,科学家也在为人类的生存寻找另一条出路……

京中盛传,苏相年方廿三,俊美可堪月辉,清冷皎然,高远之中却自有种温润风流,为相一载以来,正直清廉之名远播,而其为人以君子端方著称,无论是同僚交游抑或男女□□,俱处理妥当,不曾给人丝毫难堪,纵是挑剔至极之人也难寻他半分错处。

因其官拜丞相,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品格又出尘,故而一年来,虽屡次拒绝上门的媒人,却依旧难阻门槛被踏破的结局。

今日休沐,穆林照例寻他下棋,下到一半,又一波媒人造访,而子允还是那副清淡的笑:

“叫王婆费心,小生已娶妻了,还望周知,日后莫再与我说亲,夫人知晓要生气的。”

穆林本不觉得有媒婆来这里算什么大事,此刻听了子允的应答才真叫吃惊,于是霍的一下抬起头:

“你…你…你你何时娶了妻子,我竟不知?!”

当事人并未觉得有甚不妥,也并无解释之意,他看了一眼棋盘上穆林新落的那枚黑子,笑说:

“你这落子……不悔了么?”

穆林低头看去,方反应过来自己震惊之下走了一步十足十的昏招,他也没心情探索苏庭那传说中的妻子了,将手中捻着的棋子一掷便气道:

“又输了。”

“穆林,日前你所说三盗争魁是何意?”

“子允何时对这些感兴趣了?”穆林自然不会同好友真的生气,此际听他问话,就挑了挑眉,虽觉得对方语气有些不寻常,却还是讲起自己知晓的事情来。

如今武林中窃贼一行也被分为三等,最受推崇的自然是劫富济贫专盗不义之财的侠盗;其次还有为主顾给的巨额佣金奔命的私盗;最下等便是那些不入流的毛贼,也叫野盗,然而此三类却各有千秋,盗的手法也不尽相同,野盗自然手法以实用为佳,而侠盗最是来去无踪,纵使作案留了姓名,官府也难以捕捉他们的踪迹,故而总能留下许多破不了的迷案来,百姓皆是敬仰,而官府最为头痛;私盗一门酷爱炫技,往往追求盗得稀世珍宝,意图宣扬自己的名号。

这三类,每过三年便会排除门中最为卓越的一位来相互比拼,称为“三盗争魁”,而日子就定在三月初三,目的在于争个盗圣的名号来。

比拼方式自是偷的一件宝物,大张旗鼓示于人前,谁家赢得的赞誉最多,便是谁家赢了这比赛,而坐享后面三年盗圣的名号。

子允恍然记起,之前在郑王府二人欢好过后,她说了一句“我身为侠盗第一人……”

她来历如此,也不怪二人相识至今每次缘分都是匆匆了。

只是如今已是二月中旬,上次见面也是二月初了,那时的她似乎一点不急的样子——

像是丝毫不为三月三的比赛而忧心,她从来都那样,世间万物仿佛没有什么能让她忧愁。

他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穆林却还在说关于三盗争魁的消息:

“你猜三年前那场比试谁赢了?是侠盗呢!那次私盗门中拿出了南海派镇山的鲛珠——传说中可活死人肉白骨的圣物,而野盗偷了西域进贡皇上的夜光杯,而那杯子,在三月初二的国宴上还拿来宴客呢!你说是不是稀奇?”

子允没有说话,又听穆林道:

“可侠盗终究是侠盗,大伙儿正欣赏着夜光杯和鲛珠的奢华,说时迟那时快——便见一道青光闪过,众人眼睛再睁开时,看见青色人影坐在房梁上,那人边笑边拿出了方才还放在桌子上的夜光杯和鲛珠,又拿出了青霜剑——前朝名将苏祁的佩剑,据说是战国时代铸剑大师的手笔,长三尺,青光冽,削铁如泥,出鞘不见血不罢休。

那时那青衣姑娘淡淡说:不知这些,够不够我侠盗一门夺魁?”

穆林学着那淡然而骄傲的语气,就好像自己在现场一般,既兴奋又生动的徐徐道来,样子却不免有些违和,子允又想那人倘若说这些话,当是什么样的神气,想着想着,就笑起来。

穆林说:“子允是否也觉得有趣?你说那侠盗一门的魁首沈宁该是个如何的奇女子?”

子允心道:你却不知这奇女子偷心的本领更加勾魂。口中却也连声道谢:

“多谢你为我讲这些了。”

穆林点点头,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的兴致:

“子允还想知道什么江湖上的逸事尽管找我。”

苏庭于是又思索片刻,他未告诉穆林那日二人在峰顶上见得女子多半是沈宁,开口却问:

“那沈宁——可就是盗圣了?”

“三年前那场比试后自然是。”穆林叹口气:“就算是盗圣,也终究是好听点的贼罢了,说出去并不光彩的,这一行里多是可怜人,就说这沈宁,传闻也是自幼无父无母的,而他们那行里,要吃的苦可比我们寻常练武的人多的多。我倒是十分佩服她。”

苏庭感到一阵心酸——不只是因为知晓她从前的际遇,更是因为这些际遇是从别人口中知晓的——她自己永远都是笑盈盈的,一副天真又快乐的样子,她不说自己苦楚,谁又能想到表面风光又跋扈的盗圣,其实也只是自幼受尽艰辛的孤儿呢?

倘若再见到她,他一定要告诉她 ,可以的话,自己会照顾她,期限是,此生。

穆林见他不语,晃了他两下:“子允你想什么呢?”

随后又看了一眼园中的日晷,道:

“已是申末了啊……说起来,自你我相识,无论你如何升迁,俱是在这小院居住,这里到底有何特殊?”

只有子允自己明白,其实当初住进来,他只是怕有朝一日沈宁回京,想起他这个有过一夜情缘的呆子,能顺利寻到他而已。

不过,三年来便也住的习惯,懒得搬动了。

这些情况自是无法与旁人一两句说清,他于是不曾言语,直到穆林不解的推他:“子允,宫中今日宴饮,你我同去罢?”

这才拉回神思,点了点头,心中还是有个挥之不去的倩影——

###

雕梁画栋,朱漆丹壁。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素衣舞姬穿梭殿上,这等场面子允早已见得多了,便觉那些舞姿看惯了也无甚乐趣,于是只顾自斟自饮。

他身边的穆林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一面看还一面说:

“今天这领舞有点意思,看上去像是学过几年武的,袖子舞起来如此有力铿锵,倒算别有意趣。”

苏庭于是无可无不可的抬头看去,便只见:

一片浅绿之中唯一抹残红鲜艳至极,像是叶间的花儿一般,窈窕生姿,袅娜迤逦,她身体柔软,随意一个回身一个浅笑俱是曼妙,而那修长一双腿,翻转,腾挪,跳跃,伴着一袭长长水袖的摇曳,伴着腰肢的款摆,在一片翠绿的人影里穿梭,似一朵优雅闲淡的云 ,令人想抓,却抓不住。

这舞,唯有惊鸿二字当得评论——好一种只应天上有!

然而这些在子允看见她脸时都不甚重要了——那是沈宁。

他万万没想到再次相见会在这样情景下,吃惊的张大眼,却看她在一个别人见不到的角度冲他调皮的笑起来,那笑意极其熟悉,是带点邀功似的得意——

她那日说送他三份礼物时就是这等表情。

皇帝今日似是十分欢愉,一舞作罢,愉悦道:

“这舞妙得很!来人——”

“陛下,”碰的一声,是沈宁双膝跪地,“民女不求赏赐,只求陛下听个故事。”

“哦?”皇帝似乎心情尚佳,眯着眼问:

“是什么故事?”

“永安十四年,江左定州府曾有疫情,那时朝廷拨下赈灾款项,却迟迟不见效果,于是先帝派钦差查明情况,而这一查,便查出了定州巡抚沈季晓的私吞赈灾银两之罪,要知贪污按我朝律例,应是革职流放,可大理寺未曾审判,沈季晓便死于狱中,经检乃畏罪自杀。”

宴席上寂静起来,女子声音平静到几近诡异,说起十几年前的往事来,不由有种诡谲的味道。

“圣上还是勿要听下去了吧,”郑王脸色隐在阴影中,看不出是好是坏,“这故事既非名人逸事,也非逗趣段子,微臣私以为没甚听下去的必要。”

一贯软弱的帝王此刻却笑了,眼眸中光芒大盛,难得的反抗了皇叔的话语:

“可朕觉得颇为有趣,继续讲吧。”

郑王直起身体来,张了唇,却终究没说什么,只笑一下,手却在暗中动起来。

“后便无人关注沈季晓,大理寺也匆匆结案,然,沈季晓于狱中死后不久,便有一群黑衣人上了沈府的门,陛下觉得,他们去是何意?”

“灭口?”皇帝饶有兴味的,缓缓笑了,这张常常呈现唯诺姿态的脸庞笑起来愈发使人觉得奇怪,奇怪的后背冷汗直冒。

而皇帝话音刚落,众人便见上一瞬还在闲坐饮酒的苏相,已站到那女子身后,左手指尖上,夹着一枚闪动寒光的暗器。

“本王倒不知,丞相练的好功夫。”郑王语速见快,显是有些慌神,只是脸上神色却很不耐,他皱眉,语气不悦道:

“本王对这故事没甚兴趣,这便回府了。”

他拂袖起身,一副气急欲走的样子,皇帝却又开口了:

“往日朕陪皇叔听戏逗鸟,此刻皇叔却连个故事都不与朕听完,真是令朕寒心。”

语气中明显的讥讽想要忽略也难,当着众人的面,郑王脸黑了下来——又想到这故事可能有的后续,想到方才灭口的行径被苏相阻止,他不由心慌。

“但那些人没想到,他们犯了致命的错误,杀漏了一个人——沈季晓的幺女沈宁,另外,他们遗落了一枚腰牌,有趣的是这腰牌上刻着郑王府敕造,不知郑王殿下可知情?”

“本王如何知晓?”

沈宁此时却嬉笑两声:“王爷不知?这故事却还有后续呢……”她语调绵长,似是女子对着情人撒娇,说出的内容却十分骇人听闻:

“后沈宁无处可去,流浪中无意路过边城,你猜如何?正巧碰到大将军廉昀锒铛入狱,而这廉昀在百姓中的口碑极佳,又怎会通敌叛国?只是百姓们如何思想,并不能使先帝知晓,后听闻廉昀入狱几日,便死在押解入京途中。”

“还有当年的幽州刺史,礼部尚书……死法都很蹊跷,一家也均被事后灭门。之后的故事很长呢,陛下是否厌烦了?”

“朕觉得有趣的很,只是不知,这是故事还是真事,皇叔觉得呢?”

“本王……”

“王爷,”沈宁打断了他的话,语调依旧缠绵婉转:“王爷可知民女名姓?”

郑王慌乱起身,从袖中抽出一短笛,他将笛子向唇边送时,便听那女子缓缓道:

“我姓沈,鄙名沈宁,王爷……你可知欠债还钱的后一句?”

杀人,偿命。

郑王已吹响那笛子,一声尖锐鸣笛过后,一片寂静,山雨欲来的沉闷气势压着整个大殿,似是预兆着变故即将发生。

苏庭立在沈宁身后,他垂眸看着她的侧脸——

初见之时,芙蓉面桃花眉,笑吟吟亲过来的样子,她问他是否初次的样子。

再见之时她从树顶上飘然而落,灵气逼人,又颇为不正经的索要他心的样子。

郑王府中,那双气鼓鼓的眼睛,芙蓉如面柳如眉,将他扑在床褥间的主动的样子。

她撩拨他这许多,一颦一笑都印在他心里,可却从没有一个瞬间,她令他如此心疼——就算听见她身世凄惨的那个瞬间,他也不曾如此心疼。

此时的她,唇畔笑意缱绻,声调温婉缠绵,但眼里却无丝毫暖意,那双挑逗他心尖的桃花眼中,如数九寒冬一般,凛冽冰封之下,难以克制的杀气四下攒动。

那或许是仇恨。他想着,扶住在他看来十分孱弱的肩膀,将她揽入怀中,想借此给她一点温暖,却不知说什么是好,出口尤似带着轻轻叹息一般,他竟依从了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唤道:

“夫人。”

她抬起眉目,觑他,在他眼底看到不加掩饰的情意。沈宁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似乎她从不识得他这个人,随后又笑了,用仅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道:

“既然呆子你不想我杀人,那便听你一次。”

随后她垫踮了踮脚尖,呼吸喷在他耳畔,意有所指:

“可是以后……你可要听我的。”

这还是在诸位重臣宴饮的大殿上,气氛凝重至极,她却说出这种话,正经惯了的苏相听着她暧昧的语调红了耳根,自然想象到了她日后想让他如何听话,此刻她的手还在他腰间作乱,似乎索要一个肯定的回答,他只得轻轻“嗯”了一声。

她这才满意的离开他,从袖中拿出几份竹筒,呈给侯在一旁的太监:

“这一份是几位大人死前所写的密报,记录了郑王殿下的作为;这一份是收受贿赂者名单;这一份是几位枉死者曾治理之地百姓的万民书;还有,郑王府中想必有很多实证,望吾皇明查。”

皇帝勾勾唇角,对这话未置可否,却看了一眼苏相放在沈宁腰间的手臂:

“相爷与夫人伉俪情深,令人歆羡。”

“臣不敢。唯求皇上恕臣妻胡言乱语之罪,余愿足以。”

殿外月圆,晴空无云,黑沉夜幕下,远处闪了些许亮色剑影,终究未曾引起风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几度年第十章

    窗外天色阴沉,北风卷着残叶打着唿哨从窗边吹过,厉飞瑶反射性紧了紧衣领,然后侧头看向旁边空无一人的书桌。她自来了崇德书院就一直是一个人坐,今天她让书院的婢女在旁边加了一个书桌,而正主却迟迟不到。书堂外面,上课铃已经摇了三遍,老夫子夹着书籍从门外走进来,厉飞瑶又探头看了一次空无一人的小道,就坐正身子准备

  • 玉落凡间在线阅读第十章

    水饺哭笑不得,突然开始怀疑自己让元宝姝看这些书究竟是对还是错。她家主子十分聪明,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只喜欢吃东西,其实很多事情活得通透,就是在男女之事上,要么太无知要么太较真。这样也不知是好还是坏。“那主子可喜欢皇上?”水饺觉得这件事应该慢慢来,于是给元宝姝斟了杯茶,出言问道。元宝姝盯着淡黄色的茶水,

  • 终极三国之步练师在线阅读第五章

    ……今天不宜出门。大空沐抱着自己的猫,稳步向前。在她身后的店里,紫原敦盯着大门的样子引起了冰室的注意。“阿敦,你怎么了?”紫原敦没吭声,默默从小臂上挂着的塑料袋里摸出一根美味棒,“啪”地一声拆开,啃了一口后才把视线转了回来。他的眼角眉梢都是冰室熟悉的漫不经心的笑意。“没什么~”冰室因为刚才没回头,部

  • 刀塔自走棋之运气好到爆罗阳与罗阳

    “姐,你不能再妇人之仁了,你还想让这傻子拖累你到什么时候!”“可……可是,万一被查出来怎么办。”“只要做的够干净,不会被查出来的。更何况,多给点钱打点一下,绝对不可能出问题!”“再……再等等吧。”女人一声叹息,转身离开房间。跟她有五分相似的男人,阴测测的剜了眼床上昏睡不醒的人,快步追了上去。要杀他?

  • 渣男总以为我暗恋他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集“老鼠偷食”“宣港成功,定于下个星期天晚上七点开始港口战啊!各位,务必到场”但凡是有UN队员的地方这个标语都会飘扬,甚至星期天晚上打港的事情已经成了,UN队员们聊的唯一话题了,队员们互相分享着打港的经验还有战术,人人仿佛都绷着一根筋蓄力待发,人们知道,这一战代表了什么,代表了荣誉、代表了尊严、

  • 娱乐之宝箱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苏行的眼神逐渐冰冷了下来,他能够感受到前世苏行被欺负的种种委屈。既然已经答应了他要为他改变以前别人对他的看法,苏行身为魔尊,必然言出必行。随后,走到陈建的身后,一巴掌把他的耳机拍掉,陈建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是苏行,顿时气得不行。“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把我的床铺整理好,不然我不会让你们看到明天的太阳。”

  • 盛夜哀歌在线阅读第2节

    二、陈皓清并没有比张正义好到哪里,他的小衬衣被抓的皱成一坨,小裤子上也全是灰。他站在母亲身边,抬手抹自己脸上的眼泪,委屈的辩解:“我没有给他吃鼻涕,鼻涕自己进他嘴里的…………”两个母亲对视苦笑,赶紧回头哄自己家宝贝,报名上课什么的今天肯定是不用了……两个男孩子一起,还是应该盯着点儿,不能因为平常各自

  • 三国之乱世枭雄在线阅读第5节

    三十甲州金一张的加速符对审神者来说不过一点皮毛,但奈何他将仅剩的二十张备用符用灵力驱使过后加速水飛沫本体的修复也没让眉头紧皱的付丧神在下一刻就能醒过来。当然了,昏迷一段时间自然会醒的,毕竟本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审神者离开手入室,回到天守阁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官方终端查询排行。水飛沫义勇目前是单人单队的第四

  • 灿烂的七十年代在线阅读三千烦恼丝

    那兽灵宗的几人瞬息便至,脚下踩着几只庞然大物,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其中一只正是那日追逐洛东堂二人的恐怖凶兽!叶星浑身直冒冷汗,这次怕是栽了。兽灵宗来了有三人,身下三只恐怖凶兽,每一只的气息都不比肖长老弱。前几日追逐他们二人的那只凶兽更是强得可怕,几乎可以攀比真人境的大高手!“原来是兽灵宗的道友,莫不是

  • 从海贼开始的拳皇系统射雕3

    见黄药师往回走,黄蓉在心里比了个耶,黄药师的性格,这种方法是最简单有效的。不再理会哇哇乱叫的老顽童,拽着黄药师的袖子,跟他回去了。自从黄药师不禁止黄蓉跟老顽童来往之后,黄蓉就经常去找老顽童玩,时间长了觉得自己心态都年轻了好多。………………………………………………等人都走完以后,黄蓉悄悄的,从船舱里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