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云淡风轻之宫廷篇之第三章

2021/11/26 9:25:11 作者:索响响 来源:17K小说网
云淡风轻之宫廷篇
云淡风轻之宫廷篇
作者:索响响来源:17K小说网
姚廷芳,十世尼姑转世到承恩伯府,上有继母掌家,亲夫不喜,祖母冷眼旁观;下有继妹跋扈,刁奴不敬。整个伯府只有继弟与自己亲近却被继母潜到了江南读书。她云淡风轻看待一切,佛说一切皆众生,众生皆有相,认真你就着相了。修行十世,这点定力还是有的。被势利眼未婚夫退亲,被娇惯众贵女奚落为难,她茕茕孑立。皇帝赐婚六皇子,刘驱。听说他幼时因坠马伤头导致性情阴晴不定,暴怒嗜杀。姚廷芳看着异常兴奋的继母,幸灾乐祸的继妹,云淡风轻挥了挥衣袂上了花轿。刘驱,因为坠马导致性情不受控制且嗜好杀戮。看着全京城的贵女矫揉造作心中

走在繁华的市井东张西望,摊摊贩贩,书本、古玩、笔墨、书画,比皇宫里的珍藏还多。除了摊位就是一家连一家的店,书斋、客栈、茶楼、,我才知道汉人的生活是这样的丰富。

难怪我们要征服这片土地,是嫉妒他们过得太好了。

干燥柔软的秋日下,街上的行人们悠闲地散步、谈论、品茶,虽然他们也穿着夏族人的衣服、梳着夏族人的发辫,但是那种平淡而知足的神情却是中原人才有的。

夏族人不会过这样安稳的日子,我们天生就有无尽的欲望,只有无休止地掠夺才能填补。因为我们是匈奴人的后裔,是蛮夷。

平静的街市上涌起一股小小的骚动,马蹄阵阵逼近,急促而凶狠。听得有人用别扭的汉语大喊:“谁看见逃跑的奴隶,说出来有赏!”

只见一队人马整整齐齐挡在路中央,为首的参领趾高气昂,用蔑视的目光打量这个地方。

我环顾四周,人们默默不语,甚至不予理会。

那人又喊:“藏匿逃人者重罚不怠!”

人群仍然是麻木的,或盯着他们看、或自顾自做其他的事情。

身穿甲胄的参领不耐烦了,用力勒住马,头盔上的缨枪甩来甩去,像在赶苍蝇一样。我不禁想象从前我穿着甲胄的模样,估摸也有些可笑。

侍卫小声嘀咕:“明明就是从这里跑了,怎么没影了呢?”

我觉得有些败兴,不想在这耗下去,但前边的路被堵了。左右看了看,便朝一条巷子走了进去,想穿插到另一条街市继续闲逛。

这巷子被两旁院里的大树遮住了,地上落了薄薄一层叶子,踩上去绵绵的很舒服。有些意趣。宫里的地面总是扫得太过干净,令人不自在。

绕过一些堆放的杂物,往巷子深处走,来到一个岔路口。齐安也不知哪边能出去,站在那左思右想,我笑他优柔寡断:“这样的选择有何难?这边不行,我们再折回来就是了。”

他只好默默跟在我身后。

这样的选择不难,却也是早已注定的吧。有时候,一个路口就决定了一生。

我在这条巷子里又遇上了她。

纯白色的汉服在杂乱阴暗的巷子里太过醒目,我远远就注意到了她。

她有些慌,目光躲闪,最后将头低垂着,好像在等我们走过去。

我瞥见她身后杂乱不堪的柴堆里有个人,藏得一点都不高明。齐安似乎也看见了,几欲开口,我用眼色止住了他,上前对她轻声细语说:“我们迷路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好像松了口气,朝旁边指一指。那边是一道门,破破旧旧的很不起眼。

“你住在这?”

她点点头,蹑手蹑脚推开了虚掩的门叫我看看。我便凑过去看,这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堆满了瓶瓶罐罐,工人都在忙碌。

原来这里是御窑厂在京中所设的场馆,所有要送入宫的瓷器都存放在此。

我在心里默默念了好几遍,才想出一句不唐突的话来问:“你是御窑厂的人?御窑厂也有女子么?做什么的?”

她伸手比划,纤细的手指像握着一支无形的笔在空中划着一道道曲线。

我反问:“画画?”

她抿着唇笑了,清雅的容颜犹如陡然间绽放的一朵白玉兰。

我的气息不知怎么就窒住了,呆呆看着她。

她执起我的手,在我手心里一笔一划写字。

她的手宛如玉琢,指甲尖尖的、泛着微微的粉色,在我掌纹间游走。我的手心顿时奇痒无比,一直痒到了心里。

我只顾心猿意马,却错过了她写的字。于是厚着脸皮说:“再写一遍。”

她很有耐心地又写了一遍。

是一个很复杂的字,瓷?我喃喃念出口:“画瓷?”

她颔首往后退了一步,与我保持稍许距离,微眯的眼里朦朦胧胧像遮了层薄雾似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双眸子的确就是那样的,我脑子里凭空蹦出一个词,烟视媚行。

古书里写的烟视媚行,大概是形容这样的女子吧。

“丝绦,你在外头做什么?”门后有个妇人的声音传出来。

她动了一下,脸侧过去像是有些担忧的样子。

我窃窃笑了,原来她叫丝绦。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汉人能写出那么多美丽的诗句来,想必是汉家女子给予的灵感。

紧接着,门被拉开了,戴着头巾的妇人手里拎着一块油腻的布,她见到我们显然吓了一跳,一把将丝绦拉了进去,盯着我问:“你们是什么人?”

齐安也下意识地往前走两步挡在我面前,答:“外地来的,在这里迷路了。”

“赶紧走吧。”妇人指了个方向,然后飞快地将门关上。

我捕捉到了木门紧闭的那一刻丝绦的眼神,是微微朝旁边扫过去的。她还在担心躲在柴堆里的人。

我当然不会去告发,逃人法本就是我想要废除的苛政。从前碍于摄政王的势力我无法作为,将来我总能找到机会来解除这样的禁令。奴化汉人,并不是什么英明的政策。

齐安欲言又止,他应该知道我看见了那个人,我却装作视而不见,大跨步离开了。

因时间仓促,这一天玩得不尽兴,可意外的收获令我很知足。我认识了一名汉女,她叫丝绦,虽然不能说话,但是让我领略了什么叫烟视媚行。

夜晚躺在椅子里,一面听着宫女弹琴鼓瑟,一面闻着丽妃给我煮的茶香,我的手指总是不由自主地翘起来,学着她那样在空中画着一道道曲线。我并不知道画瓷是什么意思,只觉得神秘有趣。

丽妃给我递来的茶我没有接,她看见我的手指不停地在动,好奇问:“皇上今天遇见了什么高兴的事儿?”

我想与她分享出宫的见闻,但是担心她知道以后会惴惴不安。丽妃那性子很是温顺,也很是懦弱。倘若哪天母后问几句话她说漏了嘴,我可不好受了。

齐安端着一盘绿头签来到我面前,小声说:“皇上,好该翻一回皇后的牌子了,不然太后娘娘那边不好交代。”

“朕何需交代什么?”我冷笑了一声,别过头不再理他,只顾和丽妃说笑。

齐安垂着头退出去叫托盘交给小太监,又进来说:“因万寿节宫里要添置些东西,皇上那边可有需要赏赐的嫔妃?”

“没有特别的,就依例按等级赏赐。”

“是。”

眼看齐安要退出去了,我又叫住他:“等等,给丽妃这里多添些取暖的东西。她尤其畏寒,不比其他人。”

丽妃受宠若惊在我面前跪下了,“臣妾多谢皇上隆恩。”

她总是这样的,把一点点小事看得很严重,时常被我母后盯一眼都浑身哆嗦。其实我也知道她在宫中不易,没有其他妃嫔那样的出身,没有惊艳的容貌。

可我喜欢呆在她这里,清净自在。

她很聪明,知道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就像我对床第之欢的抵触,她早看出来了。因此她不会像其他嫔妃一样巴巴要我的宠幸。

这样隐秘的心事,我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所以待她要亲厚一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品弑灵师在线阅读第一节

    1、我成了武侠世界npc?【姓名】:陆言【身份】:酒馆掌柜【模板】:npc【等级】:lv1(下三品,不入流)【属性】:武力4,敏捷3,内力5【武学】:暂无……陆言:“???”一片白茫茫中,陆言看着自己面前,忽然出现的系统模板,整个人有些发蒙。这什么情况。我……我不是,因为癌症,死在了重症监护室了么,

  • 帝蓝斯特吸血鬼学院之被踹进仙剑的穿越男!(2)

    “哎呦!你个死老头,我鄙视你,疼死了,我的P股啊!”某城外的某男指着天上的某一片云后面的某一个时空隧道里的某一个猥琐老头骂道。(嘿嘿!没办法,充下字数。)“对了,看看那死老头给我的东西。”杨天宇说着拿出一把灰色的宽剑和一本《战神图录》,“嗯,这死老头给我的东西还不错嘛!。”(作者:我对你无语,给的好

  • 召唤群英战争之崩溃(8)

    “唉,终于结束了。”方亮想着,“好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走了,我们以后互不相欠。”陈明说完,想掉头离开,“别走!”方亮拦住了他,“我女儿呢?可以把女儿还给我吗?”“你女儿,你女儿跟我有什么关系!”陈明不屑的说,看着陈明装糊涂的样子,方亮一把抓住陈明的领子对他说:“你什么意思?我帮你做完了事,你

  • 星河布夜第八章

    他嘤得好凶!但好可爱。楚南不舍地把手机放回去,心想阮颜一定是不好意思了。小变态,明明爱好特殊,还不敢承认,他又不会搞歧视。阮晏则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等着自己脸上的红意消下去。他明天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楚南。楚南必须给他道歉。阮晏因为楚南的事儿,耽搁了回家,独自走在树阴里。他已经出了校门,顺着路走,到了个

  • 阮阮流云湛晴天在线阅读第2节

    唐万杰被零玄泽的两把短剑划了十三剑,他的短剑也被打飞了,四肢的经脉也被划断了,整个人瘫在地上,已经是毫无还手之力。零玄泽收功看了看瘫在地上的还想挣扎的唐万杰,蹲下身,在他身上抹了一遍,微微皱起眉头,问道:“唐万杰,说说你潜伏在我零虚派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承道殿丢失的东西是不是你偷的?”唐万杰咬了咬牙,

  • 综漫:开局获得怪盗基德模板之第五章

    走进洗手间,透过明亮大镜子中的影像,瞬间,陶穆穆被自己逆天俏丽容颜震到。更何况,她穿着飘逸若仙的荷叶边雪纺衫,外加九分修身西裤,完美将她玲珑身材展现出来。这是我?太美啦吧!没想到,自己只是一个小小角色,居然也能拥有惊艳世人的极品姿色。真是老天厚爱,她嫣然一笑,心情大好。两分钟过去,当她从洗手间走出来

  • 太阳花的长途在线阅读混沌

    送给路唯的别墅在z市有名的豪华区,依山傍水,风景清秀,而且就算是邻居之间也相隔几百米,足够清净。路唯对这里很满意,当然也能感受到环绕在这区域的青龙的气息。他笑了笑:“就这里好了,离得近也方便。”他可以串门去撸小穷奇。青龙的意图被看破,有些窘迫的轻咳了一声:“您满意就好。”他笼子里的小穷奇嗷嗷的叫了两

  • 三界妖狐在线阅读第8章

    “姑娘,这……”刘月不敢相信,或许是她理解的不对,当下镖局如此形式怎会有人愿意买下这烂摊子。不说外人了不了解他们如今的境地,单是看镖局如今在这个破胡同里……“当家夫人听的无错,我却要入股镖局。”黛玉肯定道,看刘月的神情黛玉便猜出她心中所想。屋外,雷大他们守在外面,因为都是武把式,有些功夫,屋里的对话

  • 第九禁区第十章在线阅读

    就在苏枫和那个人互相打量的时候,苏枫的耳边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滴,主线任务更新,主线任务:破解幽灵医院的秘密,协助冥王干掉院长。”苏枫满头黑线:要死啊,系统,我面前这个就他娘的是院长啊。。。。。苏枫在看向那个人的时候就已经用眼镜查看了他的信息:幽灵医院院长等级:???攻击力:???防御力:???技

  • 神亡禁曲第1章在线阅读

    “靠,这里是哪里?”杨风一觉醒来,发现眼前的地方,竟然不是网吧,而是一个令他感到古老的房间。古老的房间,却有些崭新。但他却百思不解,杨风明明是在网吧里看着他最喜欢的电视剧《宝莲灯前传》,只不过是睡了一小会儿,怎么会跑到这里?这是怎么回事?杨风疑惑的想着。就在杨风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道令他感到极为陌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