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离婚万岁,前夫请自强第4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7:55:54 作者:无度 来源:3G小说网
离婚万岁,前夫请自强
离婚万岁,前夫请自强
作者:无度来源:3G小说网
母亲离世,自家公司落入他人之手,她的枕边人此时却推波助澜,只想置她于死地。“邱意,你早该知道,娶你只是我妈一厢情愿,我爱的只有欣月!至于你,最多只是泄欲的工具。”路烨承居高临下地嘲讽她。邱意忍耐下心里刻骨的恨意,挤出微笑将离婚协议扔在他脸上,咬着牙道:“那我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还有,路前夫,你的技术真的很差劲!”路烨承:“就冲了这句话!这婚特么老子不离了!”

一只鸽子扑簌簌落下,窗边的男人伸手接住,取下鸽子腿上的小筒,展开里面的纸条,冷笑一声。

“又失败了……”

男人声音沙哑粗砺,像是一说话就要咳血一样,让人听了就觉得难受。

男人有些焦躁的在屋内踱步:“花九戚,你真是阴魂不散啊。不过,不管怎么说,你已经死了,你的儿子最终也要死在我手里,而我还将活着,还会活得很久,很久。”男人突然停下,阴测测地笑了,鸽子突然飞起来,受惊一般的冲出窗子,窗外的光线蓦地一闪,正好打在男人脸上,他脸上还挂着阴狠而扭曲的笑意,光下可以看得分明,男人已然是一位迟暮老人。

“来人,给秦公公传话。”

“是!宗主。”暗中有人答道。

……

距离少年上次遇到死士已经过去了几日,然而少年此时仍在清流镇,原因无他,是某位仙人还没有在镇里玩够。

仙人还是一身红衣,把头发高高扎起,发间飘着鲜红的发带,从人鼻尖飘过,似乎还能嗅到梅花的冷香。

仙人牵着少年的衣袖,少年就看着他的背影,跟着仙人走。

也不知仙人是怎么想,硬是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钻,丝毫没有仙人的架子,倒是少年喜净,最不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去,跟着仙人走着,眉头越皱越紧。

仙人突然回头,一把扯下来挡着少年脸的黑布,说:“你不要一天到晚板着脸了,年轻人,多笑一笑多好。”

仙人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看起来也是个年轻人。

仙人看着少年,没有忽略少年一瞬间的惊讶和慌乱,看少年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一点,仙人才满意的笑了。

毕竟一个一直板着脸的少年可不算是一个绝佳的游伴。

少年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眼神飘了一下离开仙人,闷闷的“嗯”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拉脸前的布,才意识到那块布现在在仙人手里。

仙人看透少年的心思一般,甩甩手中的黑布,布块消失在空中。好在这里是闹市,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漂亮年轻人手里的动作。

只有少年看到了,仙人的红衣隔着黑雾变的有些朦胧,就连那双令人惊艳的眼睛也是如此。黑雾一点点消失,仙人的面容又变的清晰。

少年又不自在的移开了眼神,尴尬的咳嗽一声。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美色祸人吧。

仙人又转身沿着街边的房檐向前走,就听见身后的少年突然说话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仙人慢慢走着,浅浅吟道:“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

“本仙的名字就在其中,”仙人回头看向少年,“我叫酒时暮。”

“酒时暮。”少年低低的重复了一遍。

酒力微醒时已暮,醒时已暮赏花归。

仙人就像美酒,又像花,美的直让人忘记时间。

“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少年最后说到。

仙人的语气不无骄傲:“那是自然。”

……

等时暮终于玩够,时间也差不多已近暮色。作为时暮的游伴兼钱袋子的人花容也终于能回到不俗。

花容拿着时暮买的各种小玩意儿,除去可以放在一起的还好说,时暮还买了糖人糖画。花容只能一手拿一个举着。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仙人都对糖稀情有独钟,反正时暮就是这样,让卖糖师傅做了好大一副糖画,糖人也捏了两个,一个仙人的一个少年的,在时暮的强烈要求下,仙人糖人硬是比少年高了一头。

师傅的手艺很好,捏出的糖人特别像,不过两个帅气的年轻人被缩小了之后,不可避免的变得精致可爱,特别是两个糖人放在一起,一高一矮两个漂亮的小人,如果忽略了性别,真的让人有种天生一对的错觉。

时暮调笑着说:“花容,你看你这么漂亮,像不像个闺中小姐。”

明明仙人才更漂亮。

花容这样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只是在一边无奈付账,最后还要用手举着糖人和巨大的糖画回客栈,路上也不知遇上了多少个垂涎糖画的小孩子。花容好几次都想干脆把糖画送给他们,只可惜身边的仙人好像更有孩子气,只要花容流露出一点想要送糖画的意图,就睁大眼睛看着他,学着街边的孩子一副要哭的样子,花容看看孩子,又看看仙人,最后叹一口气,拿好手里的东西,认命地跟着仙人继续走。

而时暮就理所应当心满意足的咬着手里唯一一串糖葫芦,恨不得一步一跳,发尾一甩一甩的走。

两人就这样回到不俗,花容才如释重负一般的放下时暮买的小玩意,总觉得有种年幼时跟着父亲练武都没有这么累的错觉。

花容才要找个地方放糖画,时暮就着急慌忙的说:“别别别,先别放,我现在就要吃。”

花容把糖画递给仙人,仙人拿着糖画悠悠飘到桌子上,摇摇腿,看着糖画,又看看正在找地方放糖人的花容,看花容终于不耐烦的直接运气把糖人的棍子插在墙上,忍不住笑了笑说:“你这样做不需要赔偿吗?”

不俗的墙壁,就算是木质的,可也不是一般的木头。

花容顿了顿,声音里有点别扭:“不被发现就好了。”

时暮这才把目光移回糖画,画上是一条金黄的蟠龙,金光灿灿的,煞是威风,只是也不知道糖画师傅是怎么想的,硬是在蟠龙身上点缀了一朵小花,细细一看像是梅花却又不是,还有一朵小花跑到威风的龙头上,竟然让这条龙诡异的有一丝……可爱。

时暮看着,有种无从下口的感觉,这副糖画实在太大,不管从哪里吃,都会有糖粘在脸上,时暮只是想想就作罢。

啪!

一声脆响,时暮一把掰下了龙头上的小花,放在嘴里,感受着糖慢慢融化,享受的眯眯眼睛。

“花容。”

花容下意识的凑过去。

“张嘴。”

或许是因为吃了糖,时暮说话是都带着一种甜丝丝的味道。

花容想着别的事情,下意识的就张开嘴,时暮看准时机,花容嘴里就多了一朵糖画的小花,花容脸色变了变,在时暮的瞪视下,只得等糖花满满融化,才猛地灌了口茶。

花容不喜欢甜食,自己吃了更是觉得,太腻,没有时暮口中甜丝丝的感觉。

时暮坐在桌子上,晃晃腿继续吃,时不时还要投喂花容,花容不愿意,就假装要哭的样子,仿佛花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花容最受不了时暮的眼神,只能乖乖的吃糖,再猛喝茶。

花容想,这位仙人也只有看起来纯粹,实际上心思恶劣到没边。

花容含着时暮投喂的糖,看看时暮无辜的表情,在心里添了一句,还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两个人就这样吃完一副巨大的糖画,时暮满足的点点自己买的小玩意儿,有小陀螺,还有奇奇怪怪的挂饰,甚至还有一根白玉簪子,上边缀着一朵红梅。花容也终于一个人喝完了一大壶茶。

最后一丝残阳透过窗户,时暮逆着光,夕阳在时暮身后化成一道金边,花容正对着他,眯了眯眼睛,太阳渐渐沉下去,屋里就蓦地黑下来。

时暮打了个哈欠,悠悠的飘到床上要睡。花容跟着躺在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时暮习惯了不用障眼法,花容总觉得,时暮好像变得更像个……人,总觉得……可以真得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可以感受到两个人的重量压在床上,床微微凹陷;可以感受到身边不属于自己的浅浅的呼吸,还带着一股清甜的气息,花一样香,蜜一样甜。

原来仙人也是要呼吸的呀。

花容睁着眼,稍微偏一下脑袋就可以看见时暮,突然觉得有点睡不着。

或许是这几天的生活过于惬意,花容反而有些无所适从。

仔细想想,是惬意过头了!

花容意识到了一些不对。

遇到时暮前的花容,心里只有报仇,江湖上有流传他连挑武林十大门派,虽然事实没有那么夸张,不过事实也差不多如此。

毕竟门派不会跑,寻仇最是方便。

花容一路走到蓬城,顺手杀掉几个之后,门派里剩下的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毕竟这些人最是注重脸面,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潜入自家山门杀人还全身而退,怎么都不是说得出去的话。

还好自家弟子多,随随便便派出几个也就是了,只是没想到不但没挽回面子还折了人在里面,反而闹的江湖皆知,被看了笑话。

恼羞成怒的门派只能增加追杀的人手,所以花容身边的仇家就没有断过,像之前的死士,充其量只是有人做贼心虚闻风而动,放在花容身上真是不值一提。

遇到时暮之后的花容,至少目前,心里还是只有报仇,不过刚回了一趟蓬城,花容还没来得及特意寻仇,原先源源不断的追杀者反而突然消失了。

至少表现在和时暮一起逛街时居然没有引起任何骚乱。

实在是反常!

或许是仙人运气太好吧……

花容虽然这样想,却也觉得没有一点说服力……

花容还是看着时暮,时暮突然睁眼了!

四目相对。

花容还没做出任何反应,时暮就“唰”的一下坐起来。

“我的糖人!”时暮简直着急的就要喊出来,“差点忘了,这样放着会坏吧。”

时暮打个响指,借着一点点月光,花容看见糖人一下就没有了,带着桌子上的小玩意也没了,大概是被时暮收起来了。

原来时暮有办法拿东西啊。

可是回来的路上还是花容大包小包的拿着。

花容这次是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时暮收起糖人,一下就放心了,扭头就看见花容的表情,怪怪的,说不出的无奈。

时暮笑笑,却避而不谈,说:“这几天总是有不长眼的人找你,不过是些不成气候的,我施了障眼法,那些人大概还在迷路吧,”时暮笑眯眯的,“不用太感谢我,我顺便看了一下,大多都拿着秦字令牌,他们大概要有大动作了,明天就离开清流吧。”

这算是在帮自己?

一直应付着层出不穷的仇人,有谁不累呢?况且应付这些人还毫无意义。但花容又不确定,或许只是时暮不想有人打扰他的游城计划。

但不管怎么说……

“谢谢。”轻轻的一句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花容扭头,看到的是已经躺下的时暮,好像已经睡着了。

算了,睡吧。

总会有机会报答他的。花容这样想着闭上了眼。

黑暗中,时暮悄悄勾起了唇角。

凡人啊,还真是可爱。

两个俊美的少年躺在床上,散开的发丝纠缠在一起。

少年呼吸浅浅,夜晚安静而祥和。

或许是仙人最初的态度太过自然,竟然没有人意识到这样两个高大的年轻人躺在一起有什么不对。

呵,现在没有意识到,以后就更不会了。

正是:相知若天性,习惯如自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裁鲜妻宠不够在线阅读第四节

    ----人之假造为妖,人心癫迷为魔,人魄不散为鬼。世间非常皆出于人。----周雨梦第二天向公司请了假。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一周后她才突然出现在公司里。中午,公司餐厅内。周雨梦用筷子反复拨弄着碗里的米饭,但丝毫没有要吃的样子。她的神情很疲惫,脸色也异常憔悴。“小白,我好像看到他了。”“他?”白晶一

  • 重生之陛下妾身是直男梵心妄断(一)

    1.叶城发来的人事变动记录显示,白波这个假名在二零一五年十月离职,入职不过短短两个月,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此外再无其它记录。她尝试打给可能有所关联的人,接电话的通常是骂她闲的没事吃饱了撑的,要么就是秒挂断。许轶川扰民一圈之后,把电话一放,心安理得地睡过去了。第二天她起得很早——被迫的。她的管家婆

  • 至强战伐者在线阅读第六章

    “什么!”发出惊呼声的,不只是其他人,包括我自己在内。蓝色的粒子依旧在我身边漂浮这,犹如盛夏的萤火虫一般,在空中飞舞,穿过周围玩家的身体,慢慢的扩散了开去。范围,以我为中心,半径有十多米的样子。这并不是某个玩家的技能特效,似乎,能看见的人,只有我而已。“草!你们狗眼瞎了吗!这么近都能砍不中!”妖精国

  • 韩娱之宝石夫妇在线阅读第九节

    “那边有人跳江呢!”陈子俞没好气的说道。“什么?”诸葛大力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那还不赶紧去救人?”诸葛大力不断地催促着。“啊嘞!好麻烦的说,要不我们报警吧!”不过很显然,陈子俞显得兴致怏怏。“我怕我反而把人家劝得更想跳楼了!”陈子俞严肃的说道。当然,最重要的是那姑娘颜值并不高!“快点!”诸葛大力

  • 你是我的小窃喜在线阅读第7章

    沐依依婴儿肥的脸蛋儿一红,这让她也联想到王绎龙在人群中喊姜锋“爸爸”的场景。“可为什么这个词我从来没听说过?”“现在不是听说了吗?”姜锋微微一笑,随后继续道:“你说的灵石矿有确切方位吗?”“有,在西方山脉。”沐依依也正色道。姜锋点头,随手在衣内抽出一张地势草图,上面刻画了岚鸿镇方圆千里的所有地势。沐

  • 血炼家族绝世美女

    看着棺材里面的女的林枫一动不动,甚至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在加速跳动。一直认为苝霁才是最美的,可是面前这个女的居然,美的实在不像话了,而且明显没有化妆。一身古代的衣服带着一种古典美,皮肤吹弹可破,丹凤眼摄人心魂,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黛,脸若莹盘,身上的气质让人生不起一丝亵渎的念头。当然,也只是针对很多人

  • 爱睡觉的皮皮修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个岛似乎挺大的,林渺小心的走在树林中,岛上有很多树木,笔直的树干直直的伸向天空,下面堆积了很多落叶,林渺还发现了竹子,生得很粗壮,其他的树她都不太认识,至少在她看来都是不能吃的,岛上唯一能够让她果腹的还是只有椰子,所以当她发现了几棵矮小的椰子树的时候非常高兴,青色的椰子皮代表着它们还很嫩,林渺摘了

  • 盘龙尊者在线阅读第九章

    ——曼萝村——姜承看了看天道:“时候不早了,去找家客栈吧,你也饿了吧。”冷箫宸微微点头,不过正当二人走着,却看见了一个熟人。“顾云兰?”二人都是一番疑惑,不过想了想,她也是要到欧阳家也就难怪了。不打算理会她,只不过不代表她不理会他们啊。顾云兰正随意的走着,眼角的余光好像看到了熟悉的人影。转身一看,不

  • 你好侦探助手在线阅读第十节

    “陆柒?”那位端庄夫人笑了笑,遂走上前来,“不知道陆姑娘可否有意到府中一叙?我见姑娘似乎同少管家相识,此处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到府里更方便些。”“夫人,这……”江枫似乎想开口阻拦,可这位夫人却是一抬手将他的话打断。“我觉得陆姑娘是个坦诚大气的人,想同姑娘交个朋友,不知姑娘可否赏光?”还从来没有这样的

  • 女主你不配(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真是一个恶劣的人谢谢。04.国木田独步当然不是去和女朋友约会,而是去见了库洛洛。在和黑发青年一起回溯小女孩人生的途中,他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库洛洛.鲁西鲁,听起来像是外国人。不太礼貌的是,他由此联想到了某个奸诈的俄国佬。因为这个粗鲁的想法,国木田独步皱起了眉头。“拿着照片探查小女孩儿至今为止的